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亞太地區負起抗生素使用的責任

 

顏宏達

        全球正採取降低抗生素(抗菌劑)使用的重大步驟,而亞太地區也正朝向這個方向發展。目前,養豬生產大國正在研究如何減少抗生素的使用--因此,開始探討如何管理豬隻的生長和健康。

        在過去十年中,全球豬肉產量增加近20%,特別是在亞太地區,這地區的豬肉和家禽產業呈現最高擴展生產的能量。亞太地區快速的城市化和收入的增加已經對畜禽產品之消費有強大的正面效應。

        在亞太地區,飼料配製技術和動物生產系統的改善,從粗放走向集約農場經營的轉變已經作出貢獻。然而,高密度動物生產操作也提高畜禽的發病率。因此,為防止疾病的發生,畜禽常餵飼抗生素(抗菌劑),而這些抗生素也用於人類。這些抗生素當作抗生素生長促進劑(antibiotic growth promoters, AGP),其廣泛地以低量的使用,防止疾病的發生(作為預防) 和動物有最大的生產力,這提高生長速率或增加產肉、產乳和產蛋的數量。在亞太地區的養豬和家禽場,使用的抗生素包括青黴素(penicillins)、第三代頭孢菌 素(third-generation cephalosporins)、奎諾酮類(quinolones)、胺基配糖體(aminoglycosides)、多黏菌素(polymyxins) 和巨(內酯)環類抗生素 (macrolides)。因此,在每日畜禽操作下,大多數的細菌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這導致治療無效的回應。愈頻繁使用抗生素,愈加速抗藥性的自然產生。然後,具有抗藥性的細菌散播到環境中,並進入人類的食物鏈。反過來說,這些具抗藥性的菌株引起人類的疾病,但由於治療失敗的威脅而置人類和動物於危險之中。

抗生素的抗藥性

        抗生素(抗菌劑)抗藥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AMR)是全球性的健康問題。亞太地區專家的共識是使用涉及人類用藥的抗生素作為看似健康動物的預防性用藥,這是危險和沒有道理的作法。相較於歐盟(EU)國家,即減少抗生素的依賴並維持高生產力和高密集飼養系統,亞太地區使用抗生素所擔負責任相對於歐盟(EU)國家,其進展較為緩慢。

        亞太地區有些國家有共識並採取各種戰略措施,在動物生產作業上專注於減少和負責任的使用抗生素(抗菌劑)。

        南韓是亞太地區唯一的國家由政府下命令在2012年起全面禁止抗生素作為飼料用生長促進劑。中國宣稱將參與歐盟(EU)禁止抗生素生長促進劑用在肉用動物的生產上。

        泰國在2015年禁用抗菌劑生長促進劑,而在去年(2016)開始實施5年計畫,進一步減少30%用量。越高政府在2017年4月21日以保障食品安全的理由,宣稱淘汰抗菌劑生長促進劑。至2020年,預防疾病的抗菌劑使用亦將禁止。

        印尼動物藥物委員會(Animal Drugs Commission) 限制抗菌劑生長促進劑之使用,和印尼政府發出法令限制抗生素的混合飼料,特別是供應於家禽的飼料。祗開放一種抗生素和5種抗球蟲病藥可用在家禽飼料。

        此外,澳洲在2016年公布〝First National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Strategy 2115-2019〞,其說明各行各業,不僅僅是農業要遵守抗生素(抗菌劑)抗藥性策略。對於豬隻生產,其目標是發展和強化獸醫抗生素處方的指南。在抗生素管理位階上,亦確保以證據為基準的有效性和最佳的實務管理進行監控。紐西蘭亦在2017年中期進行國家級抗生素(抗菌劑)抗藥性的行動計畫。

        最好的替代方案以降低抗生素生長促進劑的使用,就是動物生產系統(生物安全)普遍的提高,並禁止醫學上重要的抗生素作為家禽和畜產動物的生長促進劑之使用。

        歐盟(EU)的經驗表明,一個整合性方案包括嚴格的政府法規、改善農場管理、提高一般動物健康狀態和生長過程,這都是成功實施抗生素生長促進劑禁令不可缺少的條件。重要的是,腸道健康的改善有助於提高動物總體的健康狀態。

        因此,適當的疫苗接種方案和滿意的飼養管理,包括疾病的預防和監控計畫將有助於抑制額外的抗生素抗藥性之產生。同時,當抗生素的功效高度受到損害,這也將開啟一個較佳保護未來的抗菌劑的機會。最後,需要跨學科整合的方法(〝一個健康〞的概念) 來控制額外的抗生素抗藥性之產生。

逆轉的抗生素抗藥性

        有證據顯示,細菌族群抗生素抗藥性的逆轉是可能的,但依賴存在抗藥性的機制,包括菌種的轉移路線。降低抗生素配合天然化合物,例如短鏈脂肪酸(short chain fatty acids)、中鏈脂肪酸(medium chain fatty acids) 和一些植物成分之使用,顯示有希望降低額外抗生素抗藥性之產生。某些天然化合物可能協助抗生素的作用,已經受到抗生素抗藥性微生物菌株數量指數的上升,逆轉抗生素抗藥性(reversal antibiotic resistance)以恢復其治療功能,發揮其重要的作用。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年10月號現代養豬第4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