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生豬寄生蟲對養豬業的危害及綜合防控措施

周軍      張明秀

(湖北省襄阳市襄阳区畜牧兽医局)

豬寄生蟲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規定需要預防、控制和撲滅的二大類疾病(傳染病、寄生蟲病)之一。但由於多數寄生蟲病常為慢性疾病,不像傳染病那樣傳染迅速和發病明顯,造成的損害不如傳染病表現劇烈,往往被人們忽視或重視不夠,而疏於防治。感染寄生蟲不但會降低豬的日增重和飼料利用率、延遲豬只出售時間,寄生蟲的嚴重感染可引起生長豬的消瘦、貧血、流產,甚至死亡,給養豬戶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採取綜合防控措施控制生豬寄生蟲病是提高養豬效益的重要途徑之一。
1、寄生蟲病對養豬業的危害
寄生蟲對生豬的危害主要是通過消耗生豬體內營養物質、給生豬造成機械損傷、使生豬對飼料的利用率下降,從而導致生豬生長緩慢,飼料報酬降低,或因缺乏營養而死亡。另外,寄生蟲病還可引起生豬生產性能降低、生豬產品的品質降低、給生豬帶來其它傳染病、人畜共患病等問題。
1.1影響生長發育。寄生蟲從生豬體內奪取營養物質,使生豬營養不良,引起慢性消耗性疾病,飼料報酬降低,嚴重時致使生豬死亡,有的豬表現被毛粗亂,有異食癖,常是形成“僵豬”的一個重要原因。
1.2降低生產性能。儘管寄生蟲感染很少引起母豬死亡、流產等,但可以引起產仔數下降、採食量下降、泌乳性能降低、發情率降低和斷奶前仔豬成活率降低等問題。
1.3傳播疾病。寄生蟲除了自身是病原體外,它還傳播其它疾病和為其它疾病侵入生豬打開門戶。寄生蟲引起生豬皮膚或粘膜損傷,使其它寄生蟲、細菌、病毒感染創造了條件;同時一些寄生蟲進入生豬體內時也給生豬帶入其它疫病,寄生蟲除有自身病原體外,還傳播其他疾病。如:蚊子傳播日本乙型腦炎、豬後圓線蟲侵入豬體時帶入豬流感病毒等。
1.4增加臨床診斷、治療困難。蛔蟲,腎蟲移行到肺臟,或後圓線蟲的感染會引起咳嗽、氣喘等呼吸道症狀,易與病原微生物引起的呼吸道疾病混淆。蛔蟲寄生於腸道引起的腹瀉和球蟲造成的腹瀉易與病毒性、細菌性腹瀉混淆。腎蟲(有齒冠尾線蟲)病出現的後軀不能負重、跪地行走,易與營養缺乏、風濕症等混淆。疥蟎病的存在,易與缺鋅症、葡萄球菌感染相混淆。
1.5生豬副產品品質下降。大量蛔蟲、囊蟲感染豬內臟,導致不能食用而廢棄,造成屠宰時的損失。另外,豬疥蟎等造成肉豬賣相變差、屠宰廢棄率增加、屠體品質下降,賣價降低等。
2寄生蟲疾病的防控措施
防治寄生蟲病必須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的方針,消除各種致病因素。
2.1加大防控寄生蟲病的宣傳力度。要把防治生豬寄生蟲病列入農業科普工作的重點,積極做好宣傳,使廣大養豬場(戶)能真正認識到寄生蟲病對養豬業的危害,增強防治寄生蟲病的意識,瞭解寄生蟲病的流行特點,使廣大養豬場(戶)都能學會和掌握防治技術。
2.2加大政府投入。當前,政府對防制生豬寄生蟲病的投入無論是科研專案的投入還是防制工作的投入都很少,除了極少的基礎專案外,寄生蟲病的攻關項目很難得到立項,甚至有的根本不考慮寄生蟲病項目;生豬防疫經費,除了部分地區血吸蟲病外,基本上用於生豬口蹄疫、豬瘟、高致病性藍耳病的強制免疫上,幾乎沒有或者很少用於寄生蟲病的防控上。因此,應重視寄生蟲病的對養豬業和人們身體健康的危害,加大政府防制寄生蟲病的投入。一是健全組織,即縣級以上畜牧獸醫部門要有專門從事寄生蟲病防制工作的人員、全國畜牧獸醫等有關院校和科研院所擁有一批寄生蟲病的研究隊伍;二是加大畜牧獸醫行政管理部門防制寄生蟲病的經費投入,使防制寄生蟲病成為日常工作。三是加大科研投入,即增加畜禽寄生蟲病防制方面的科研項目立項和針對現在畜禽寄生蟲病防制中的重點問題立項,通過對寄生蟲的基礎研究,探討寄生蟲病防制的一些新思路,如通過對寄生蟲功能分子研究探討利用一些功能分子特點來開發藥物或生物製劑,尤其應針對現在還有困難防治的一些寄生蟲病;應用基礎專案重點為研究生產實用技術而探索工作,如寄生蟲病的診斷監測技術等;攻關項目應以組裝國內外現有先進和實用的技術,提高寄生蟲病防制效果,增加畜牧生產效益。另一方面,進一步熟化已有的一些科研成果,解決這些成果在畜牧生產上應用還存在的問題,便於養豬場(戶)接受、使用。
2.3制定防治方案.縣級畜牧部門要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規定,根據當地寄生蟲病發病情況制定相應的防治方案,來控制和消滅寄生蟲病,每年可在適當的時機,要對本地飼養的生豬進行兩次定期驅蟲,使防治寄生蟲病工作納入法制化、經常化、制度化。養豬場(戶)應在有資質的獸醫人員指導下,根據本地區或本場寄生蟲病流行情況和規律、豬場的病史、品種、日齡、和飼養管理條件等因素制定出適合本場的合理科學的寄生蟲防治程式。規模化養豬場要做到在每一次給生豬驅蟲之前,做好寄生蟲監測,以監測結果做為實施驅蟲的依據。

(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11月號現代養豬第69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