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歐盟的氧化鋅禁令:替代方案?

顏宏達

        由於環境污染的考量,導致歐盟(EU)著手進行剛離乳仔豬嚴厲地要其降低氧化鋅的用量。但事實是否真正有其必要嗎?與超劑量植酸酶(phytase)的組合,也許氧化鋅限制用量就不必降低這麼多。在過去十多年來,歐盟養豬生產者常見的問題是〝何時會禁用氧化鋅?〞。不顧養豬生產者實際已經感覺到的恐懼,但這方案可能很快地實施;在2016年12月,醫藥產品供獸醫使用委員會(the Committee for Medicinal Products for Veterinary use,CVMP) 提出禁用的方案,似乎讓每個人措手不及。這項禁令是基於所獲得證據的新評估:使用氧化鋅藥用劑量會造成不可接受的環境污染之風險。所以,假如氧化鋅用量會有所減少,禁止藥用劑量的使用是唯一的選擇?或還有其他的替代方案?

        本文著眼於目前的情況,該禁用方案的潛在影響,探討氧化鋅藥用劑量的禁止係出於環境的考量和最終有一個替代的解決方案,允許繼續使用作為醫藥產品的氧化鋅,和豬隻離乳後的成長期間採用低鋅用量能夠帶來所有的利益。

一、現在的情況

        大多數歐盟(EU)成員國核准氧化鋅作為醫藥產品,可用在離乳後14天仔豬飼料中每噸添加3.1kg氧化鋅,提供鋅2,500 mg/kg飼料(2,500ppm鋅量)。這項核准用於治療和控制離乳後仔豬的下痢,以及氧化鋅廣泛使用作為處方藥物,顯示其繼續使用在控制這種離乳後常見疾病的效應。雖然氧化鋅引發這種效應的機制仍然知之甚少,兩者連接緊密的完整性,顯示氧化鋅在支持仔豬腸道健康有其重要性。

        當養豬生產中減少飼料抗生素的使用時,氧化鋅控制離乳後仔豬下痢的效果顯著且變得更加重要。例如,來自英國一家主要保育豬飼料生產者的數據顯示,在保育料採用藥用劑量氧化鋅與獸醫抗生素處方的組合,此一作法顯著地下降,從2016年初期全英國採用這種組合的61%降至2016年十二月的31%。相反的,在同一段時間採用氧化鋅為處方藥物配製保育料的作法由26增加40%。

        抗生素處方藥物維持3.5%不變。抗生素處方藥物的改變,清楚地證明氧化鋅能讓保育料快速地降低保育豬飼料中抗生素的使用。

        任何移走氧化鋅藥用劑量的作法可能減緩,如果沒有改變,目前被視為養豬產業減少抗生素以降低抗菌劑耐藥性最佳方法中的關鍵焦點,氧化鋅避免潛在風險的發生。

二、豬隻具代表性的鋅用量

        在目前的情況並在具有代表性的飼養計畫中,仔豬離乳後提供鋅2,500 mg/kg(ppm)飼料連續14天,接著是飼料採用法定用量:體重30kg是鋅150mg/kg(ppm)飼料而體重30kg至屠宰為鋅120mg/kg(ppm)飼料。預計從離乳至屠宰豬隻每頭總計消耗約40g的鋅(表1)。

        繼續考量著鋅對新環境污染的問題,提議由醫藥產品供獸醫使用委員會(CVMP)於2016年十二月撤銷氧化鋅藥用劑量的使用。這將使得離乳後14天仔豬飼料中氧化鋅藥用劑量所提供鋅2,500 mg/kg(ppm)飼料降至150 mg/kg(ppm)飼料。從離乳至屠宰每一豬隻鋅的消耗降低23%,由40g降至31g。

        這是假設移走氧化鋅藥用劑量的使用對豬隻性能沒有影響,但可以推測,撤走氧化鋅將增加疾病衝擊的力道因而對豬隻福祉造成負面的影響。因此,移走氧化鋅藥用劑量的使用將導致下痢、發病率或死亡率的增加,降低豬隻生長和飼料效率。故因而提高從離乳至肥育期間和每kg豬肉生產的鋅攝取。結果導致豬隻生產產生負面經濟之影響,還有因控制離乳後下痢導致於依賴抗生素的使用增加而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我們不可忽視因降低氧化鋅的使用而挑戰豬隻福祉。

        如果不考慮這種潛在性較高的鋅攝取量,相關於較高疾病的衝擊,預期每一頭肥育豬降低約23%鋅用量可能尚無法達成此一目標,因此替代方案可能是潛在性採用氧化鋅至某一數量去協助豬隻福祉的維持,同時還顧及較低氧化鋅的用量。


三、另一種方案

        在過去15年,因為大多數歐盟國家取消和後續恢復氧化鋅的使用以來,離乳仔豬生產採用氧化鋅藥用劑量面臨壓力。高度關切導致英國AB Vista 和Primary Diets公司共同努力來看待:用在仔豬保育料中找到氧化鋅高藥用劑量自動降低的技術機會。

        經由超劑量植酸酶提高飼料中植酸鹽的破壞而導致其鋅的利用率增加,從而允許有較低氧化鋅的藥用劑量。豬隻生產者、獸醫和保育料供應商的夥伴關係共同降低氧化鋅的使用,從2013年九月-十二月的平均2.93 kg/噸飼料降至2016年九月-十二月的2.54 kg/噸飼料,等同於減少14%;同時維持完整的藥效。

        這種研究背景支持著替代方案的可行性,可能允許藥用劑量氧化鋅的維持,同時滿足歐盟(EU)成員國需要降低鋅攝取以處理任何環境污染的考量。這替代方案,是離乳後0-14天採用1,500 mg/kg(ppm),14天至體重30kg為120 mg/kg(ppm),體重30kg至屠宰為100 mg/kg(ppm),較之現在作法減少20 mg/kg(ppm);這估計鋅攝取較現在的用量降低23%。這將達到CVMP在十二月中的提議的目標相同(表1),同時允許離乳後0-14天仔豬飼料使用藥用劑量的氧化鋅。

四、植酸酶

        怎麼能經由超劑量植酸酶的使用降低飼料鋅用量而不會對豬隻性能產生負面的影響?過去四年的研究看出降低鋅用量的潛在問題。這研究有一個重要的發現,植酸酶在藥理和飼料的用量上對鋅利用率之影響。

        縱覽發表的文獻,顯示在pH值4-6環境中植酸鹽有固著鋅的趨勢,降低飼料中氧化鋅的有效性。歐盟(EU)成員國現在有一種降低鋅的新方法,其經由高量或超劑量植酸酶去破壞植酸鹽而不會對豬隻性能有負面的影響。這種應用已經有很好的文獻證明,和顯示具代表性超劑量植酸酶的應用情況下,來自氧化鋅的鋅用量能由2,500 mg/kg(ppm)降低至1,750 mg/kg(ppm)而不會對日增重和飼料換肉率有負面的影響。此外,數據顯示超劑量植酸酶降低離乳後仔豬下痢的發生,這歸因於利用超劑量植酸酶達到飼料植酸鹽的分解而增加氧化鋅的效力。


五、降低飼料鋅用量?

        飼料植酸鹽對動物鋅的利用也可以在設定的飼料鋅用量上發揮作用。植酸酶(即500 FTU/kg用量) 已經用在90%的飼料製造上,因使用植酸酶導致額外釋出的鋅可以在決定飼料鋅用量時加以考慮。

        例如,研究顯示豬隻飼料採用標準微生物植酸酶500 FTU/kg用量能夠釋出來自植物性原料中天然的鋅11至34 mg/kg(ppm)之間,依飼料植酸酶用量而異。因此,在保育豬後期和生長肥育豬有植酸酶的添加可以降低飼料鋅用量而不會造成性能負面的影響;值得進一步的研究作為整個離乳至肥育豬提案的一部分去降低每頭豬隻鋅的攝取,同時維持離乳後仔豬飼料採用鋅藥用劑量1,500mg/kg(ppm)。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年8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