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利用播種、餵飼和清除去改善豬腸道健康

顏宏達

隨著抗生素越來越擺脫用在密集動物的生產上,最好看看擺脫抗生素不同的選擇。美國Georgia大學開發的 "播種、餵飼和清除" 方法(the〝seed, feed and weed〞approach)為豬隻健康腸道開發一條新通路。

抗生素對世界是有好處;自從上世紀初引進青黴素(penicillin)和隨後其他的抗生素,抗生素讓人們過得更安全、更健康的生活。抗生素還使動物能夠集約化生產,使農民和生產者能夠在經濟上大幅度增加生產,並養活全世界迅速增加的人口。

最初,農民使用抗生素來降低動物死亡率和解決疾病的發生,但很快就看出:當持續使用抗生素時,動物的生長速度有多快--而且飼料用量更少。獸醫指出,由於腸道健康的改善,動物性能的提高是由於腸道健康能更有效地吸收營養分。

抗生素意識到的效益一直持續到第一次抗藥性的出現。細菌能夠敏捷地快速地適應環境,細菌抵禦抗生素藥物效應的能力也隨著每一世代的增加而增強。

 

一、有什麼選擇?

全球禁止動物飼料中的抗生素使用,可能即將發生。為因應這種可能性,生產者正在尋求替代現行方法的新措施。農民和生產者的一些替代選擇包括:

1、減少對抗生素的依賴

2、實施腸道健康的方案

3、採取綜合辦法,改革整個生產系統

遵循第一個對抗生素依賴減少的替代選擇,是走向阻力和努力最少的道路。重點是強化動物的免疫和消化系統,以減少對抗生素的依賴。據觀察,從離乳飼料中去除抗生素有明顯的不良後果,包括疾病問題的增加和生長性能的下降。但接下來採用生長肥育豬飼料,這些不良後果並不容易觀察到。因此,可能不會對生產者構成嚴重的風險。

第二種替代選擇是參與更多的實施腸道健康方案,並要求生產者思考取代抗生素的替代品,其中包括富含甘露寡醣(mannan)、活性酵母菌、酸化劑、益生菌、益生素和更多其他物質。世界各地的許多農民和生產者都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在這一系列物質中與他們使用抗生素所取得結果是相同的。由於Panera 和Cchipotle 等食品零售商對不含抗生素肉類強力的促銷,生產者顯然能夠把握時機並利用不同的手段產生無抗生素肉類。許多農民和生產者不再需要使用抗生素作為農場畜群的生長促進劑。

這表示,未來的成功將不僅僅是簡單地投入替換選擇為另一種投入--該方案必須涉及一整體性方法,即採用 "根到分支" 的方法(root-to-branch methodology) 才能取得成功。所有參與生產過程的農民和生產者,從營養學家和獸醫到飼料供應商和管理者,都必須成為一個具有凝聚力的單位去展開工作。飼料效率和存活率為基線指標不再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標準:農民必須有超越這些衡量標準的生產力,還必須考慮動物福祉、人類安全和消費者接受度等因素。在考慮使用抗生素的替代品時,生產者最好考慮運作的模式,如何提供新的補充物(它是否會在飼料處理時溫度/打粒中失去作用?)和動物對這新運作模式的反應。

一、根到分支方案

按照這個〝根到分支〞的方案,是一個名為〝播種、餵飼和清除〞( Seed, Feed and Weed) 的專案,由美國Georgia大學Steve Collett博士設計。腸道健康的另一種方法,它的定義如下:播種(Seed)是腸道有正確的細菌,然後餵飼(Feed)良好的細菌以保持適當的環境使細菌得以生存,最後,清除(Weed)不利的微生物。生產者也應該考慮黴菌毒素(mycotoxins)作為關注重點,可以説明飼養的動物經由飼料適當的核苷酸(nucleotide)補充以得到正確的開始。

建議豬隻飼料中的主要成分之一應該是富含甘露寡醣組成(mannose-rich fractions,MRF)。自然上,甘露寡醣組成以酵母細胞壁的組成分存在,動物無法消化的。因此是該方案 "清除" 部分一個關鍵的組成分。病原菌尋找一些黏結的物質以便移植,而甘露寡醣組成用作腸道本身的一種替代物。當甘露寡醣組成經由動物的消化系統時,與甘露寡醣組成結合的病原菌也會排除。

二、調節免疫反應

甘露寡醣組成還可以調節免疫反應,作為健康動物作用的另一個組成部分,而不需要抗生素。有機微量礦物質也發揮著餵飼腸道健康和保護動物免疫系統避免受疾病侵害的關鍵作用。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2月號現代養豬第3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