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利用益生素清潔豬保育舍更好?


顏宏達

關於豬舍正確的清洗和消毒,存在諸多不同的意見。比利時研究人員認為現在正是時候進行二測試:益生素清潔(probiotics clean)是否有強力的作用,和是否益生素清潔致使兩批次生產間有較長的空欄時間而會產生差異?
近年來,各種研究不同細菌如沙門氏菌、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us aureus,MRSA) 和大腸桿菌可能發展而對某些消毒策略加以抵制。其結果是,應該開發傳統的清洗和消毒有潛力的替代品,且這種研究正進行中。通常,益生素清潔被建議作為一種替代品,其原理是基於良好的細菌會取代討厭的病菌如沙門氏菌、致病大腸桿菌、腸球菌(enterococcus)和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 和從而干擾細菌間傳染之想法。然而,針對家畜產業,少有科學性資料探討這類益生素清潔方案的利用和效益之敘述。
根據Pig Progress專家Vincent ter Beek採用比利時博士班研究生發表的報告中摘取其內容,整理出〝Do probiotics clean pig nursery units better?〞一文,探討仔豬保育舍利用益生素清潔是否會更好?
一、 益生素清潔相較於傳統策略
比利時博士班研究生在2016年八月發表的報告,比較商業化益生素清潔協議和傳統的清洗和消毒協議的利弊。這項研究是在比利時Melle研究單位the Flemish Institute for Agricultural,Fisheries and Food Research(ILVO) 的仔豬保育舍內進行,並和Ghent大學的獸醫學院(Faculty of Veterinary Medicine) 合作,共同探討此一議題。
試驗採用816頭仔豬飼養在六個保育舍,連續進行三批次生產的探討;每一保育舍有8欄,每欄有仔豬6頭。
仔豬在4週齡離乳後,立刻放入保育舍內的欄位中,飼養六週。三個保育舍為對照組,沒有豬隻在場時進行傳統的清洗和消毒。其他三個保育舍為益生素清潔處理組。
二、測試兩協議
傳統的清洗和消毒協議是在豬隻進入保育舍之前完成下列步驟:
1、 用冷水清洗
2、 用氫氧化鈉和冷水浸潤
3、 用冷水高壓清洗
4、 同一天採用戊二醛(glutaraldehyde) 和四級銨化合物(quaternary ammonium compounds) 進行消毒
益生素清潔協議並不進行消毒,包括下列步驟:
1、 用冷水清洗
2、 用芽孢桿菌(Bacillus)孢子富含泡沫清潔劑和水在40℃下進行10分鐘的浸潤
3、 用40℃水高壓清洗
4、 在有和沒有豬隻時,用芽孢桿菌孢子的益生素穩定產品每週二至三次進行噴霧
三、衛生控制
要取得感染壓力的好作法,即每一批次生產的四個時刻利用環境表面擦拭進行樣品的採集:
1、 仔豬移出後和清潔之前立刻採集
2、 清洗後24小時(益生素處理組) 和清洗和消毒後24小時(對照組) 採集
3、 豬隻在場內批次生產一週之後
4、 豬隻在場內批次生產五週之後
這些採集樣品進行有氧桿菌孢子(aerobic Bacillus spores)、糞腸球菌群(Enterococcus species)、糞生大腸桿菌群(faecal coliforms)、大腸桿菌和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之分析。有氧桿菌孢子的計數主要作為驗證益生素清潔協議是否能正確加以應用。每一保育舍內進行大腸桿菌、糞大腸桿菌群和腸球菌群的監測作為每一保育舍衛生和糞便傳染的指標。
二、 離乳仔豬生長性能測定
為了能夠觀察到生長性能,仔豬分別在4週齡離乳時個別稱重,而後在6週齡和9週齡時亦加以稱重。在同樣的時間亦進行每欄豬隻飼料採食量的測定,之後,每欄豬隻飼料換肉率加以計算。建立每週糞便評分系統以瞭解每欄豬隻下痢情況。同時,疾病臨床症狀和抗生素使用亦加以記錄。
三、 消毒是關鍵
結果顯示,益生素清潔處理保育舍的所有位置相較於傳統的清洗和消毒方案有更顯著高量有氧桿菌孢子的計數。這是益生素清潔協議正確的應用之指標。
一般情況下,益生素處理保育舍相較於傳統清潔保育舍,發現顯著高量的糞腸球菌群。另外,益生素處理保育舍進行清潔的步驟後,沒有發現糞腸球菌群的降低,有時會發生在傳統清潔保育舍。此外,在每批次生產後期(5週之後)益生素處理保育舍儘管有額外噴灑益生素穩定產品,還是發現更多的糞腸球菌群。
進行清潔的步驟之後,益生素處理保育舍相較於傳統清潔保育舍發現,糞便樣品中糞生大腸桿菌群(faecal coliforms)和大腸桿菌數量高。正如同糞腸球菌,益生素處理保育舍的糞便樣品中糞生大腸桿菌群並沒有減少。在批次生產期間,欄內有仔豬時,兩種類型保育舍發現糞生大腸桿菌群和大腸桿菌數沒有差異。
分析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 證實這些結果,並顯示益生素清洗和噴灑對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沒有正面抑制的效果。相反的,相較於傳統清潔方案,益生素處理保育舍的樣品中MRSA更多。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年5月號現代養豬第10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