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台灣面臨頻傳於海外的非洲豬瘟,應嚴密戒備以保護養豬業界

陳莉馨

非洲豬瘟在中國大陸和不少的亞洲國家紛傳疫情

防治「非洲豬瘟」是近來極令農政部門和養豬業者戒慎預防之要舉,斯一豬瘟過去曾在歐洲的西班牙、高加索地區的喬治亞…出現疫情,西班牙則已抗疫成功而「除疫」。自2017年起在俄羅斯和中國大陸傳出疫情後,不少的亞洲國家已在2019年時陸續傳出該病例。迄同(2019)年9月止,亞洲國家當中業已累計十國經證實發現到此一非洲豬瘟,而成為斯項豬隻傳染疾病的疫區,此十個國家除了中國大陸(含港澳特區)以外,尚有蒙古、越南、寮國、柬埔寨、緬甸、菲律賓、北韓、南韓以及東帝汶。

 

我國幸在嚴密防疫的戮力把關下並未傳出疫情,惟仍須全面警戒,莫存任何鬆懈怠忽之心,蓋在以上名列諸國中,屬海島型國家者如菲律賓、東帝汶雖有海洋作為防線卻仍告不保,台灣尤應引以為戒,至於南北兩韓和香港的上水地方,固曾在養豬場或屠宰場(香港稱「屠房」,上水屠房之英文寫為Sheung Shui Slaughterhouse)出現非洲豬瘟病例,但則尚無失控擴散現象而倏獲控制,因此其防制措施仍有頗值我方援引參考之處(註一)。

 

為期收致滴水不漏的防疫成效,我國早在2018年12月即成立「非洲豬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簡稱「應變中心」),並由行政院長暨農委會主委分別出任召集人和指揮官,足見我國對於此一防疫任務之格外慎重。「應變中心」甫於2019年10月9日召開之第13次會議中,循例就亞洲諸國疫情蔓延狀況列入說明,俾所有成員可充分明瞭我周邊國家之疫情概況與防疫動態,而可訂定愈為良妥之因應策略。

 

迄今,所有的東南亞國家僅屬早已不再自行養豬的新加坡,和屬於回教國家、境內僅有相對少數族裔從事少量養豬的印尼、馬來西亞,為此病害的非疫國之外,近乎咸曾出現疫情(泰國雖曾傳出疫情,但迄未獲證實);而目前養豬數量係屬多量的亞洲國家,僅台灣與日本得免於其害,即便是防疫工作已屬嚴謹的韓國亦難倖免於列,也可明瞭斯一病況的元凶病毒,在低緯度的氣候炎熱國家和高緯度的氣候寒冷國家,皆可輕易存活和引發疾病,世人更不可掉以輕心。因為病毒的體積遠比細菌為小,所以具有甚強的傳染性,發病後引起的傷害力或致命力也愈為激烈。

 

按過去的經驗,我方在國門邊境就此施行管制的實例,2019年9月時曾因適逢中秋節,不少旅客攜帶於海外製造(主要為中國大陸),含有肉餡之月餅、肉乾、臘肉和香腸…等肉製品進入國境,經遭查獲而被課處新台幣20萬元裁罰的件數較其他月分陡增。農委會主委陳吉仲遂就此預為表明,在明年大選、春節前大量國人返抵台灣時,恐怕會帶致另一波的違規事例。為期及早思患預防,農委會麾下之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已經與關務署商議俾針對特殊節慶,研擬出更周延的宣導,以著收確實防疫之良旨。

 

我國自啟動非洲豬瘟防疫工作以來,對於養豬場之使用廚餘餵豬事項亦甚重視,相關廚餘需通過環保單位檢核,如經過查明符合廚餘蒸煮規範方能使用以餵飼豬隻,而農委會亦同步輔導未能符合規範的養豬場,轉型改用飼料養豬或申請離牧補助。此外,隨著科技的進步昌明,吾國農政單位食藥管理部門,現已責成國內所有載運豬隻活體、屠體/內臟、分切肉…的車輛,皆應安裝衛星定位系統(GPS),俾供追蹤其載運流程和去向,盡力堵塞可能出現的防疫漏洞。

 

現階段,對於中國大陸之疫情則較難明確掌握,農委會即亦此舉例說明,對岸的肉製品自2019年7月起,獲驗出採樣呈陽性反應的比例忽焉大增,且直至9月依然無法回復至同年6月之前的狀況,不免愈益令人憂疑。按專家們的推斷,諒為其境內的肉品工廠先後從冷凍庫,取出之前已被感染的豬肉來製作加工食品,從而造成此一現象,亦容有可能將導致新一波疫情的蔓延。農委會官員復低調的表示,中國大陸的疫情資訊常因特殊目的而封鎖,周圍國家只能透過間接性之事例,以推測其疫情的急緩與變化。

 

另以韓國為例,其國防部、環境部、山林廳以及相關地方政府,還曾聯合組成合計800餘人的「民官軍聯合工作組」,特別在最北側「軍事禁區地帶」之間的地域展開野豬捕殺工作,阻斷非洲豬瘟的傳播途徑。上述的軍事禁區地帶是指從南、北韓軍事分界線南方兩公里寬的南韓管轄「非武裝地帶」最南之「南方限界線」開始,直到據以限制一般民眾自由進出的「民間出入統制線」之間,並強調以上作為旨在防疫,而儘求不致於刺激到北韓。

 

由於邇來韓方在這一區域內發現到竟有野豬屍體被驗出非洲豬瘟病毒,遂採取此項獵殺野豬的措施,以避免豬瘟疫情向南,即朝向南韓境內擴散。聯合工作組分別在坡州、華川、麟蹄、楊口、漣川等「非洲豬瘟疫區」與「疫情高風險區」,進行野豬捕獵作業,期能畢其功於一役。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12月號現代養豬第11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