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亞洲和德國非洲豬瘟傳播的軌跡

顏宏達

一、亞洲:野豬作為病毒庫

由於亞洲正在慢慢試圖從非洲豬瘟毀滅性的爆發中重建,因此值得關注病毒的蓄存庫:野豬。在概述亞洲非洲豬瘟的情況,Pig Progress期刊編輯Vincent ter Beek特別關注野豬的疫情。

長期以來,歐洲和亞洲的非洲豬瘟爆發軌跡似乎遵循不同模式的發展。在歐洲,許多報導都指向森林中死野豬,在這裡和在那裡,但並不常發生在(後院)養豬場的感染;在亞洲,則出現相反的情況。許多(後院)養豬場和村莊成為病毒的受害者,只有很少(如果曾經)報告是來自野豬的病毒病例。

(一)、為什麼非洲豬瘟傳播似乎不同?

有許多理由來解釋這種非洲豬瘟傳播的差異。顯然,生物安全情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雖然亞洲養豬生物安全措施正在迅速迎頭趕上,但一流的農場生物安全並非隨處可見。當動物在傳統的市場、村莊和自行車後背上交易時,傳播病毒的機會更大;因此,非洲豬瘟在亞洲的豬群迅速蔓延開來。

持續報告病毒也起著一定的作用。由於各種原因,從次優的獸醫基礎設施到各種政治動機,實際上,並非所有的非洲豬瘟疫情都進入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報告系統中。因此,一些國家很少報告疫情,如果報告,就只提到整個區域的養豬數量消失。範圍的另一面顯示,歐洲各國認真即時的報告且非常詳細報告每一頭野豬或後院養豬場,檢測非洲豬瘟呈陽性。

(二)、報告許多非洲豬瘟疫情

我們必須讚揚南韓和俄羅斯經常和立即報告非洲豬瘟疫情。由於不斷報告所有非洲豬瘟病例,出現一個可能適用於似乎並沒有那麼多詳細資訊的亞洲其他國家。

也許這可能不會直接影響到一個城鎮或一個地區的糧食安全,重要的是跟蹤病毒是否存在於野豬。畢竟,當非洲豬瘟病毒存在於野豬,有一個不斷的病毒蓄存庫,病毒的存在,在任何時刻可能感染到國內豬群。最重要的是,只要非洲豬瘟還在野豬身上,豬肉出口是不可能的。

(三)、韓國:邊境附近爆發

Vincent ter Beek花了一些時間更新亞洲發生非洲豬瘟的地圖,報導過去幾個月的疫情。南韓值得仔細推敲的例子。2020年10月,又有2個農場被感染(721頭和1,020頭豬),但更有趣的是,在南韓,有750多頭關於非洲豬瘟存在的報告,大部分是在北部省份Gyeonggi-do和Gangwon-do的野豬。都發生在距離朝鮮邊境30公里以內,該地帶從東向西穿過南北韓邊界。

(四)、俄羅斯:許多疫情靠近中國邊境

另一個靠近北韓邊境的病例,在放大到俄羅斯的遠東地區時,就可能發現相同的情況。俄羅斯和北韓在Vladivostok以南有15公里的邊界。在距離邊境不到2公里範圍內,8月份發現一個俄羅斯後院養豬場感染非洲豬瘟病毒。

不管怎樣,俄羅斯遠東地區爆發的疫情很多,例如Amur河和Vladivostok以北。就像在南韓一樣,疫情也正遵循這裡的邊界,這與中國黑龍江省(一個在2018年到目前官方只報告6起疫情的省份)的情況一樣。亞洲俄羅斯的疫情發生在後院養豬場和野豬身上。

然而,在7月,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報告來自受感染的野豬和在俄羅斯的村莊Zabajkal'skij Kray,就在幾公里的與蒙古的邊界以北。這個地區距離俄羅斯最近的其他發現疫情地區有1,200多公里。

因此,請記住:非洲豬瘟病毒在跨境傳播是多麼容易,俄羅斯和南韓野豬的疫情頻頻發生,使得該病毒很可能也存在於朝鮮和中國北方的野豬群中,甚至可能在亞洲的大部分地區傳播。

(五)、中國:更新非洲豬瘟報導

現在讓我們來談談中國,真正知道是什麼?中國在2020年全年只報告20個非洲豬瘟的更新。其中9個是在(非法)運輸的公路檢查站發現的;包括最近發生在重慶和四川兩省的3例病例。

另有9個被發現在(後院)養豬場。最大的豬場有近10,000頭豬隻,最小的有17頭。

(詳細內容請參閱2021年元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