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對豬隻咬尾等異常或攻擊行為之探討和防治

陳莉馨

咬尾之情形,在豬隻飼養過程為屢見不鮮之事

        養豬業者或是在豬場工作之從業人員,於飼育豬隻時經常會發現到有些豬隻會嚙咬另頭豬隻的尾巴,尤以小豬遭噬之情形愈為多見,此並非感情親近的接龍遊戲,而是出現於豬群當中異常行為的一種,即泛稱之「咬尾癖」或「咬尾症」,蓋亦得視為豬隻由於情緒失穩,而對同儕產生敵意攻擊的疾病作為。

        有些豬隻則因竟日未能適當活動、嬉戲而過於無聊,當其原可自由自在漫遊於野外之天性,受到抑阻的百無聊賴下,對於其他豬隻不斷搖擺晃動、形如誘餌的尾巴,不免產生好奇而予噬咬,此如同被關養於擁擠欄舍的雞群,屢會產生啄咬同伴之尾肛的情形一般。至於象群在群體遷徙移動時,居於後位之象隻常會以鼻部勾住前方象隻的尾巴,以確保不會有走失之情形(特別是對幼象的保全),此一屬於保護幼弱之本性,實比受飼豬隻之咬尾良善得多。

        此一病症,又極可能是因為飼育環境之阻礙、桎梏而引生者,自然生長或被飼養於野外環境的豬群,倒不致於有此等情形,即便是天性凶猛的野豬亦未有互相咬尾之惡行,故當可確認乃是受到環境圈飼之刺激而造成的現象。豬隻之咬尾症是一旦發生於場中,即會引起群體性效尤的群效性行為,尾巴被噬咬的豬隻易呈血流不止、甚至斷尾並肇致傷口感染之情況,不僅會影響仔豬的生長發育,重者甚會導致傷處惡化而死亡,頗令養殖戶苦惱萬分。

        發生於豬隻之間的咬尾現象,得區分為輕咬和重咬,剛開始嘗試對於同儕咬尾時,大都常止於輕咬,乃因受限於狹隘污穢、蠅虻竄飛的不潔舍室,復因通風不良、氣溫升高,心中萬般鬱悶,遂激發出此一異常之動作。起先,容或只是抱存好奇、試探對方反映之心理;之後,隨著其日齡的增長、口勁的增進,以及既受啟發之暴力本性的增強,必會使對方產生愈為明顯的傷害。而被噬咬的豬隻,有可能會轉而噬咬別的、體型較其為小的豬隻,亦有可能回咬對其攻擊之豬隻,從而引生群體性的互殘、攻擊(註)。

        推忖豬隻之咬尾,極可能是尾巴乃突出於身軀之外,且會不時款擺搖動的部位,以致容易成為被攻擊之處;而且,若是欲行咬尾,可從對造後方為之,容易達到「偷襲」的效果,還可佯裝不知,或是認為自方較為強壯而可放心欺凌身形弱小之對方。否則,倘若就體形與己相近、或體形較己方魁梧者,而又任意噬咬對方亦屬突出於身軀之外的耳朵或鼻部,必會立即引發嚴重的衝突打鬥。這種從後方偷襲,令對造不及防備而得逞之心,應係甚多動物的本性,加上互觀、互學之後,即會蔚為風潮,莫之得禁。

        豬隻若因被咬尾而受傷,傷勢輕者可能會降低食欲、延緩發育,致令飼育期間拖長而造成上市時間的增長,損及豬農之獲益;若係傷口較大或傷勢趨於嚴重,受傷部位容易由於細菌的感染而致使傷處發炎、腫大,並導致膿瘍和組織壞死的情狀。再者,若是病菌經由傷口蔓傳至脊髓或血液中,亦恐引生脊髓炎與敗血症…等病症,最後則致夭折、死亡,使得豬農之辛勞養豬為之前功盡棄。職是之故,豬農當宜見微知著、思患預防,在集養的豬群尚未誘發咬尾行為時,即妥慎為其建置良好的環境,讓受飼的豬群泰然處之,無病無痛至上市。

        昔之部分業者,所採取對幼彘施以截尾、剪齒之作法,現今已屬落伍且不符文明進步國家之規範

       過去,不乏有養豬戶採取將幼彘施行截斷尾部的措施,此等作為固可治標,惟卻僅若似採行「鋸箭法」一般的「眼不見為淨」而已,並認為豬隻在既未受到其他同伴的擺尾誘惑下,即不會再有咬尾之惡癖。有的則是採用剪齒之方式,即於豬仔處於低日齡之際,剪除其口腔內尖利之牙齒,兼可防止仔豬於吸吮母乳時咬疼或咬傷母豬之乳頭。但是,若未改善飼養環境,豬隻必定依然痛苦如常,甚至因為不能擺動尾巴以驅趕蚊蠅,而致痛苦程度尤有過之,或許將因而吸收更大的苦楚於心而造成緊迫和暴斃,何能正常快速的成長,必然連帶損及飼主之飼育成效。

 

而且,在受飼育動物或是《畜牧法》、《動物保護法》上所稱「經濟動物」之福利日益受到關切之今,對幼彘施行截尾之作法已漸遭揚棄,若按歐盟對其成員國家之規範,只能在特定條件下方可對豬隻或其幼彘施以截尾或剪齒,而且必須注射麻醉藥劑方可為之。因此,欲行防止豬隻出現咬尾之行徑或病症,允宜從改善受飼豬群欄圈舍室之狀況,並放置可讓其嬉遊取樂、轉移注意力的玩具,以求紓解其內心之緊迫,不再有咬尾、攻擊同儕或其他的異常表現,方屬對症下藥的良善作為。

        依據日本畜牧學界所曾發表過的研究報告指出,受飼的豬隻在其體重處於18-80公斤時,最容易發生咬尾的情形,特別是當體重落在31-40公斤的肥育期尤易於發生,有可能是在此一期間,豬隻的口喙較常因為進食而致生咀嚼不停之動作,而當飼料停止供應之時刻,便以同伴的尾巴作為渴望「入口」之標的物。另外,若係以豬隻的性別劃分,公豬當較母豬容易發生咬尾的現象,按照紀錄和統計之數據,發生於公豬的機率約為母豬的兩倍左右。研究中認為咬尾癖如和豬隻個體、所處環境或餵用飼料的多寡良窳…等因素皆具有若干程度之關聯性,日籍學者曾將數種容易引發咬尾行為的因素,分析列舉如下--

豬隻引發咬尾行為的原因

        1.密集圈飼形成之擁擠  鑒於豬隻之咬尾,大都發生於過度密集飼養的舍室內,乃在此等的環境下會使得豬隻活動空間不足,行至飼料槽、水槽進食或飲水時亦皆擁擠不堪,從而備覺苦悶並誘發情緒上的急躁暴戾,終於導致豬隻互咬尾巴和身軀各處部位之異常行為,甚至於相互打鬥、攻擊。

        2.畜舍構造不當  現今常見的養豬場,畜舍地面的樣式可分為水泥地面、半條狀地面和全條狀地面三種型態。復按研究團隊所進行的調查紀錄顯示,以全條狀地面設計成的豬舍,豬隻發生咬尾癖的機率往往高於較半條狀地面者和水泥地面者,且又以水泥地面出現的次數最少。容或地面上不夠平坦、平穩時,易於引起受飼豬隻的不安,從而誘發豬隻的咬尾。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年10月號現代養豬第7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