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已在中國大陸逐漸推廣的「高樓養豬」

陳立欣

 哺乳動物於進化過程中,除了部分屬靈長目的猿猴和食肉目、貓科的豹子,是棲息於樹上以防遭到愈益凶猛野獸之捕食,以及少部分的哺乳動物如屬於真盲缺目、鼴科之鼴鼠,係掘洞棲息於地底以外,大都是居住於平坦的地面上,並知匿居於洞穴以保障安全,而由猿猴進化以成的人類則逐漸轉為居住於地面,然而從古昔即會利用燃火、構築欄柵方式以維護居住之安全。繼人類組成社會型態、文化日益昌明起,居住、祭儀、活動…等場所則開始朝上發展,此乃不在話下之事,古昔西亞的「空中花園」或「巴別塔」,還皆曾成為歷史上重要的建築奇觀。

 然而,由人類飼養的禽畜,近數十年來亦在業主構思、設計下形成類似的趨勢,如疊集的立體化雞籠問世已有近約半世紀的時光,而今連用以豢養豬群的場址,也竟如同人類居宿的公寓大樓,衍生有立體化樓舍的情形。此一點子,最早是在2010年代之初出現於荷蘭,並曾有業者小規模的試辦,成效強人意,並無重大之不當。倒是近些年間,歐洲民眾屢有杯葛大型密集養豬場之現象,兼以業者亦有頗多管理上的困難等諸多原因,乃使歐洲部分原本有意效顰於此之企業,紛告「打退堂鼓」。孰料,該項作法於近數年前卻被中國大陸的業者,認為極屬可行並且付諸實施,頗具「無容己地,綻芒他鄉」之意味。

北京地方當局已在去(2019)年底的12月30日宣布,將適度開放關於養殖豬隻的設施,可應用多層高樓建築的限制。在此之前的其他地方,則已陸續准許此方面的作為,並且已得互見屬於高、低樓層的各種立體化豬場,而北京地方政府的放寬規定,則被業界認為是在養豬的政策層面上,已許可高樓層的養豬,甚至可高達15~20樓,一如讓市民居住的情形者然,內部並搭建有多部的「運貨電梯」,從遠處望去還真令人以為是市民居住的公寓、樓房呢。另若比論其餘之公用設施或事業專屬建築,也不乏有從戶外或地面單層變更為戶內高層者,如屬於台電公司、建於台灣都會區內的「變電站」,早即有多項已從地面轉為封閉高樓層者,以減少民眾的抗爭防堵。

流通於其京城暨週邊衛星城市的《新京報》即報導,北京城內主管自然資源的公部門已連同主管農業農村的公部門,於近日印發《關於設施農業用地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該書面已就多層建築的養殖設施作出初步的說明,此等訊息顯示高樓養豬之理念獲有北京官方的正式認可,立體化的養豬方式,將是未來的重點發展方向之一。故而,首都所在的北京城邇來行將出現有座高達15層的「養豬大樓」,著實令人深覺創意無限,惟被育殖於高樓欄舍內的豬隻,則因四周皆被屏蔽以致完全不知個中概況,因此容如當局者迷般的雖係立足高地,然則「雲深不知處」或者「不識高樓真面目」。

 自前數年起,中共中央及各個地方政府已分別制定有促進毛豬養殖、增強豬肉供應的新策略,而准許建置多層、高樓化的養豬場亦是其中之一,著眼點不外乎可因此而節省土地資源,有效利用空間集中飼養眾多的豬群,特別是在土地資源稀少昂貴和甚為重視環境保護的地區,如大城周邊區或兩廣(廣西、廣東)、兩湖(湖南、湖北)…等省區,即咸經評估之後認定高樓養殖群豬,的確是屬於有效之養豬新模式。

 

 以湖北省宜城市的王集農場為例,早在2018年就規劃有年可出欄40萬頭毛豬的高層立體化養殖方案,係劃分兩期以建設20棟的立體化養殖高樓,依據王集農場負責人之分析,如果按每年出欄兩萬頭毛豬的規模以估算,並且在不計入飼料倉庫、環保設施…等用地的情形下,傳統養豬廠在豬舍上的用地必將超過45畝,但是若採行立體化養殖之模式,則可將用地壓縮至1.1~1.2畝,節省之用地甚為可觀。

 (詳細內容請參閱 2020年5月號現代養豬第11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