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從蘭嶼豬選育而成,可施用於醫療用途的「李宋豬」

陳義文
 
前言--蘭嶼豬是吾國臺灣的特有品系豬隻
經生物和考古學者推判,在距今60萬年至數萬前的冰河時期,臺灣和中國大陸、東南亞乃至周旁島嶼得有陸地相連,而非如現今之單獨一座孤島。屬於歐亞野豬物種的蘭嶼豬(Lanyu pig , 註一),極有可能在冰河時期從東南亞一帶,更可能是從臺灣南邊、彼此以巴士海峽相隔的菲律賓,逐漸移動至當今之蘭嶼島以求生,後因海水上漲而遭到長期的地理隔離,卻也因為遺傳而保留其獨特性,並在近約5~6千年前被人類馴化飼養。久來,在達悟族裔所飼養的家畜中,可供食用的豬隻向為財富的象徵,其地位高於守護和協助捕獵用的犬隻。
 
迄今,除了臺灣以外,世界各地並未發現任何與蘭嶼豬基因相似的野豬或家豬種別。蘭嶼豬與歐亞豬種之間的遺傳關係,固然已是遙遠且微弱,惟仍可藉由基因比對而確信是「信而有徵」、有迹可尋。此一溯查結果,曾被發表於“Animal Genetics"期刊(中譯「動物遺傳學」)與美方出版的“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期刊(PNAS , 中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等刊物上。
蘭嶼豬又稱蘭嶼小耳豬、蘭嶼迷你豬,是存長於蘭嶼的小體、小耳豬種,為源自達悟族先民馴化之野豬。早期大家常係注重體形龐大並且具有高經濟效益之外來品種豬隻,而漠視這種小體型的豬種。直至上世紀中葉,方因蘭嶼豬被海外媒體引為題材並專幅發表,甫如「外地和尚助唸經」般的引起國內農牧、畜產業界的重視(註二),並在1975年時由臺灣大學畜牧系(現易稱為動物科學技術學系,以下亦簡稱動科系)引進保種,同時以其為藍本選育出實驗用豬種,而使蘭嶼豬益發具有身價,今並已列入為臺灣的「國家級保種族群」豬種。
 
被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歸類為「小型豬」的蘭嶼豬,其型態特徵為軀體小並顯得較長,耳朵小而直立,四肢粗短強健,毛色黝黑、具光澤,頸部至背部長有較為硬直的剛毛,在其直立或抬頭時背部會略為凹下而似如馬匹之凹背(常稱為鞍部)。在出生後6個月齡時,體重約為30公斤,飼養至1年以上時可到達70餘公斤,成齡隻體重常係維持於80公斤以下,此正是其被認為是迷你豬的緣故。
 
其佇立不動時,四肢蹄部常會緊密貼著於地,尾巴則擺動無止,即使未有蚊蠅蟲蚤停於臀部或飛動騷擾亦仍是如此,乃其腦、尾之間的神經已自主無已的傳達擺尾訊號甫致此況。出現性徵的公豬,睪丸會緊接於臀部;母豬則在體腹兩側各有6個乳頭數,但母豬每次的產仔頭數卻甚少超過10頭。該產仔數較一般的豬種明顯為少,以致不利於經濟用途,然而因為蘭嶼豬可耐粗飼、抗病力強而有強韌的生命力,並於歷經長久的演化下已甚適應濕熱之亞熱帶氣候。
 
長久以來,蘭嶼的每戶人家皆會養豬,在達悟族裔的各項祭儀中豬隻正是首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每年飛魚群游抵臨周邊海域之稍前時日,達悟族必會隆重舉行的「招魚祭」,以豬隻屠體作為獻祭海神的牲禮,更是向來最受矚目的祭品。自上(20)世紀後葉起,由於蘭嶼民眾對於食肉的需求和品質皆告提升,居民常在忽略保種的必要性之下,肆意引進外來豬種混雜飼養,使得純種蘭嶼豬的存世比例大幅減少。在基本的肉用功能上,通常又可依蘭嶼豬的體型,而將其概略分為「精肉型」和「肥肉型」兩種。
 
所幸,後來在中央補助經費下由臺灣省畜產試驗所臺東種畜繁殖場,於1980年6月自蘭嶼引進4公、16母作為「繁殖種群」,並將育成的幼彘轉供臺灣地區之小型養豬戶繁殖推廣,或供作醫學試驗研究用,而使蘭嶼豬具有極大的附加價值。筆者曾就「蘭嶼豬的特質,及其在臺灣本島締創宏大成就,和部分豬群榮耀返回原鄉家園之歷程」,撰文獲登於本刊(2021年4月發行之月刊),今則就以蘭嶼豬為本所選育而成,主要是被應用於醫療業界研究用途的「李宋豬」(LS−NTU或Lee-Sung Pig , NTU為國立台灣大學之意)等事由,再作詳明的敘述。
 
(詳細內容請參閱2021年12月號現代養豬第12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