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抑制豬飼料原料中病毒的傳播

顏宏達

一、減輕豬飼料原料中的病毒

當世界在每次新病毒爆發時都會繃緊神經,美國和加拿大的獸醫研究人員對飼料的作用特別感興趣。一個領先的專家團隊潛心探討病毒如何運往世界各地的問題。

2014年,北美獸醫界以及全球飼料和豬肉行業開始意識到病毒正在飼料中傳播。2013年,美國爆發了豬流行性下痢(PED),到2014年1月,該病即已到達加拿大。“我們很快發現,加拿大的疫情與同一飼料廠的某種飼料原料有關,不久之後,Winnipeg Manitoba省國家境外動物疾病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Foreign Animal Disease)的科學家發表一份研究論文,顯示這種連結是可能的,”加拿大Red Dear AB的草原豬健康服務處(Prairie Swine Health Services)獸醫Egan Brockhoff博士也是加拿大豬肉理事會(Canadian Pork Council)獸醫顧問解釋說。“然後,非洲豬瘟(ASF)出現,從那時起,在美國,Scott Dee博士、Megan Niederwerder博士和Cassandra Jones博士等人已經做了很多工作來研究病毒是如何跟隨著飼料原料運往世界各地。”

 

病毒可隨著飼料原料運往世界各地。

(一)、發現什麼?

在許多其他研究中,Scott Dee博士(在美國Minnesota洲的Pipestone Veterinary Services服務)及其同事在2018年發表了一份評估報告,對動物性飼料原料中牲畜病毒的存活性進行評估,這些病毒過去和現在仍每天進口到美國。

研究涉及類比跨界運輸條件和11種具有全球意義的疾病:口蹄疫、豬瘟、非洲豬瘟、A型流感、假性狂犬病、尼帕病(Nipal disease)、豬生殖與呼吸綜合症(PRRS)、豬水泡症、水泡性口腔炎(Vesicular Stomatitis)、豬環狀病毒-2和豬皰疹(Swine Vesicular Disease)。對於六種病毒,可以使用具有類似遺傳和物理特性的代理品,但對於其他病毒,必須使用實際的病毒。

 “我們發現,在傳統的大豆粕、合成離胺酸、氯化膽鹼、維生素D和豬肉香腸套管中存活的病毒更多,” Scott Dee博士說。“這些結果還支援已經發佈的有關在飼料中傳送豬流行性下痢病毒(PEDv)風險的數據。

(二)、關鍵問題

到2019年,美國農業部科學家Rebecca Gordon博士和同事發表一份評論,回顧了截至2018年3月發表的研究報告(包括Scott Dee博士及其團隊的研究),名為“非動物源飼料原料在豬病毒病原體傳播中的作用”(The Role of Non-animal Origin Feed Ingredients in Transmission of Viral Pathogens of Swine)。

在分析中,Rebecca Gordon博士和她的團隊得出結論,雖然有關豬隻病毒經由飼料和飼料原料傳播的一些關鍵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但還需要進一步調查病毒如何在實際野外條件下經由飼料傳播給豬隻。在這方面,Scott Dee博士和他的同事正準備公佈一個項目的結果,該專案經由將病毒置於飼料中並運送飼料21天來類似國家運輸的條件,對病毒存活率進行了測試。使用的病毒是豬生殖與呼吸綜合症病毒(PRRS v)、豬流行性下痢病毒(PEDv)和塞內卡病毒(Senecavirus)A,是Scott Dee博士的實驗室認證處理的病原體。

(三)、從意識到行動

Egan Brockhoff博士說,由於自2015年以來對飼料中病毒存活和傳播的所有研究,世界豬肉和飼料行業已經非常清楚病毒如何在各種不同飼料原料中生存和運輸。“2018年,我們與加拿大豬肉理事會(Canadian Pork Council,CPC)的同事們一起,前往加拿大食品檢驗局(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CFIA)進行所有研究,我們共同努力,對高風險飼料原料(如未加工穀物、油籽以及用於牲畜的有關飼料)的輸入情況進行了修改,”他解釋說。

自 2019年3月以來,加拿大建立了進口二級控制區,並為來自非洲豬瘟國家/地區的進口產品提供許可證,產品安全方案為生產商提供時間和溫度建議。

(四)、措施

Scott Dee博士很高興看到CFIA認真對待所有研究,並採取了許多措施。“在這裡,豬肉行業和飼料業也採取一些相同的措施,”他說,“但我希望看到一項由政府主導的國家預防和控制的方案,以解決飼料中的病毒性疾病的存在和運輸問題,類似於加拿大的作法。”

(詳細內容請參閱2020年9月號現代養豬第6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