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探討離乳仔豬營養的重點

顏宏達

一、美國:2019年和其後豬營養問題
美國豬隻營養技術專家Casey Bradley博士寫道:新年的決心往往很快就會被放棄。因此,她為2019年制定長期計畫,為未來一年的豬隻帶來一些有希望的計畫。
今年似乎有一種趨勢,就是為更多的個人成長目標而放棄新年的決心。圍繞這一點的思維過程是,很多人很快就放棄決心,而目標是你可以計畫和執行的。目標可以是簡單的,我要清理我的庫存,擺脫所有不需要的專案;在我看來,這樣的事情更容易完成。
今年我個人的成長目標之一是成為一個更好的勵志演說者,以積極的方式進一步促進農業和養豬業的成長。然而,這個目標並不是簡單地一天用於清理我的庫存,而是包括創建一個計畫和設置現實的時程表。
新的我,新的養豬業,有那些豬營養問題可以用來制定目標,並計畫在2019年找到答案?
(一)、幼豬飼料的緩衝能力
我的第一個目標是更好地瞭解飼料的緩衝能力(buffer capacity),特別是對幼豬而言。這導致很多的問題!我們是否需要更好地瞭解礦物質需求和相互關係?對這一想法是否有不同的方法,而不是簡單地制定到%或 mg/kg 的需要量?目前,有充分的證據顯示,在更高的水準上使用植酸酶對植酸磷釋放的影響大於(傳統的)磷釋放。
另外,鈣、鈉、鋅、鐵和胺基酸的消化率也可以提高。在傳統營養成分和成分之間找到最佳平衡,可以提高我們飼養豬隻的能力,並充分發揮其遺傳潛力。
 (二)、提高飼料添加劑的透明度
我的第二個目標是讓養豬業在不同飼料添加劑的作用方式上,有更大的透明度。因此,要更瞭解物質如何具有添加劑或協同作用。儘管我過去已經談到這一點,但我們養豬業提供的知識相對較少,可以説明生產者瞭解飼料添加劑之間的主要影響和相互作用之間可能存在的差異。如今,市場上提供產品和公司較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有著類似而矛盾的傳聞。
營養學家和生產者都努力為他們的動物採取最好的方法,完全依賴於研究、經驗、本能和關係。在我看來,這似乎是 ' 決心 ', 而不是 ' 目標 '。是否有其他方法與體外(in vitro)、體內(in vivo)和生物體之外(ex vivo)的研究?是否可以開發小規模的體內篩選的檢測,説明良好的結果和對生產者的信心?
(三)、較長期需要超過12個月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的個人和職業目標可能需要超過12個月的時間,但只要有正確的計畫,就能實現。我希望我能夠在同事、朋友和目標業者的説明下實現所有這些目標,因為我覺得制定解決具體挑戰的目標將為我們養豬業和世界帶來更大的機會。
最後,不要把自己局限於可能性的想法,而是擁抱著機會!制定計畫,做必要的事情來實現你的目標.....。而且,如果我能以任何方式提供説明,請伸出援手,因為我們都需要有人在我們的周圍支持!
二、歐洲:仔豬飼料配方的考量重點
隨著歐洲仔豬飼料混合抗生素或氧化鋅(ZnO)的情況越來越少,問題是要提供什麼來確保生長模式不受影響?讓我們來看看纖維、蛋白質和脂肪的共同成分--可以做些什麼?
由於減少和調節抗菌素使用和尋找替代物的壓力越來越大,歐洲養豬業正面臨巨大挑戰。飼料中抗生素和氧化鋅的使用一直是仔豬離乳後對抗離乳相關問題最常用的工具。
目前,減少獸醫藥物以及氧化鋅的壓力非常大,這不僅僅是尋找策略性抗生素替代物的問題。相反,有必要採取綜合辦法,不僅考慮到飼料的特點和組成,而且考慮到動物管理、遺傳和福祉。
本文的目的是敘述碳水化合物(纖維)、蛋白質和脂肪在飼料中的重要性,以改善離乳前後的腸道健康,採用潛在的替代物來取代抗生素和氧化鋅的使用。
 (一)、纖 維
將纖維納入離乳後飼料的考量被認為是有爭議的,因為纖維可能會減少飼料採食量和營養消化率,從而增加病原菌在胃腸道中傳播的風險。這些有爭議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是缺乏關於纖維功能效應的資訊,例如腸道內容物的物理化學特性的改變或發酵模式的變化。
因此,有必要從功能的角度而不是從分析的角度來評價纖維。從功能的角度來看,可以將纖維分類為:
1、惰性纖維(Inert fibre) --不消化且不能發酵的碳水化合物;
2、可發酵纖維(Fermentable fibre )-碳水化合物,不被消化,但在胃腸道發酵。
通常用作仔豬惰性纖維來源的主要成分來自小麥、燕麥殼和向日葵殼。可發酵纖維的來源是甜菜漿、大豆殼和木質素。
在離乳後的飼料中加入惰性纖維來源,將減少腸道內容物的停留時間,並將改變腸道生態系統,從而減少大腸中病原菌的傳播。2012年, Rosemarijn Gerritsen 等人在Schothorst Feed Research公司的研究顯示,離乳後之前14天,在穀物基礎飼料中添加12.8 %惰性纖維 (每公斤飼料有50g小麥秸稈和100g燕麥殼) 相較於穀物基礎飼料富含乳副產物和合成胺基酸的正對照組,導致其飼料採食量的增加。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5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