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健康不良為豬隻咬尾的危害因子

顏宏達

        在幾個養豬重要的事件中,主要的福祉研究人員解釋他們在國際架構“FareWellDock”中獲得的結果。這個架構目的在調查如何廢除豬隻的剪尾。挪威和芬蘭的研究人員陷入健康和咬尾的話題中--這些現象是否有相互的關聯?
        咬尾不利於動物福祉,對豬隻生產者的經濟產生不利之影響。我們知道,咬尾是營養、日常飼養、欄舍設計、飼養密度和可操作材料的運用性等多種因素的問題,這些問題都影響咬尾爆發的風險。健康狀況也被認為是重要的危險因素,但支持性的證據較少。
        到目前為止,證據指出疾病提高咬尾爆發的可能性來自專家意見和經驗報告、流行病學研究、病例對照研究和臨床報告。有健康問題的豬場被認為具有更高咬尾爆發的風險,和發現直腸脫垂(rectal prolapse)和呼吸系統疾病的豬場受到尾部咬傷的數量增加。
        臨床報告指出,驅蟲和接種抗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Lawsonia intracellularis) 會降低咬尾的發生,而腿部疾病和呼吸道炎症與尾部咬傷存在高度的相關性。這些報告清楚地表明,疾病與尾巴之間存在關聯性,但由於咬尾也可能導致細菌進入傷口引起炎症,因此很難知道何者先行發生:健康狀況不佳或尾部受損。這個問題也進一步複雜化,因為咬尾的一些危險因素也可能影響動物健康。
        在FareWellDock架構的項目中,來自挪威和芬蘭的一組研究人員經由健康狀況調查和咬尾之間的關係,以及經由研究健康可以影響行為的機制,增加針對健康和咬尾之間聯繫的瞭解。
一、經由免疫系統影響行為
       經由免疫系統以維持健康影響動物行為是一個可能的方法。當身體受到感染或甚至非感染性傷害時,免疫系統被激活並產生細  胞激素(細胞因子,cytokines)。這些小蛋白質到達大腦並誘發疾病行為:由於感冒、流行性感冒、食慾不振、口渴、社會退縮(不合群),降低對周圍環境的興趣甚至抑鬱或煩躁等,而導致的一系列行為的變化。
        從疾病行為的描述和由細胞激素作為人類癌症或肝炎治療而有部分患者產生副作用,已知細胞激素可能對心情有很強的影響。有報導稱,經由細胞激素治療的患者情緒能力、流淚、抑鬱和煩躁感之增加。
        經歷細胞激素引起心情變化的人,例如流感中的易怒,可能會選擇隔離自己,從而減少與他人負面相互溝通的機會。商業化豬舍的豬隻不能以這種方式移出,疾病可能影響其在欄內的社會互動,從而增加咬尾的可能性,這樣可能使豬隻更有可能成為受害者或咬尾者。對嗜睡的豬隻可能受害,其可能被其他豬隻視為受害者。其他豬隻也可能更喜歡與這豬隻競爭資源,因為其他豬隻更有可能勝出。這可能導致病豬在近飼料槽時被咬傷和威嚇。
        另一方面,不足以達到昏昏欲睡的豬隻可能變成易怒,並且更容易咬傷其他豬隻。為進一步瞭解這兩種情況,該團隊今年在生理與行為方面進行實地的調查研究。
       由於這是在一非試驗豬場自發性發生疾病的研究,所以團隊獲得的實際結果不多。因此,該團隊觀察所有的社會行為,包括嗅探和啃咬尾巴,並在挪威的公豬檢定站進行行為數據、健康數據、飼養數據和來自未剪尾公豬血液樣品的收集。
       將具有三種不同診斷組(處理組1-3)與健康豬隻作為對照組(Ctr組)進行比較:
       1.  經由電腦斷層掃描診斷的骨軟骨炎(osteochondrosis) (Ocscan組) ;
2.  臨床檢查診斷的骨軟骨炎 (Occlin組) ; 和
3. 呼吸道疾病 (Resp組) 。
二、社會行為和細胞激素量
       該團隊測試診斷是否與社會行為和細胞激素量之間的關聯;然後,團隊測試細胞激素量與社會行為之間是否存在相關性。骨軟骨炎試驗組間的社會行為不同,相較於對照組(Ctr組)豬隻,Ocscan組豬隻接收更多的社會行為(包括攻擊性和非攻擊性),而Resp組較之對照組豬隻(Ctr組)傾向於操作更多的咬耳和咬尾。
        各組別之間的細胞激素絕對量並沒有差異,但這最有可能是由於該團隊在急性疾病期間無法進行採樣。然而,一種抗炎細胞激素(anti-inflammatory cytokine)IL1-ra和一種促炎細胞激素(pro-inflammatory cytokine)IL-12顯示幾種行為的相關性,這與目前或未來其他的咬尾活動有關。
        具有高量IL-12的豬隻在欄中受到更多的攻擊,並且在飼料槽得到更多嗅聞身體和尾巴的次數。這一發現免疫激活可以經由與咬尾的密切聯繫來影響社會行為的假設獲得支持。結果還表明,疾病類型和發生時間最終將可能影響豬隻成為受害者或咬尾者。
三、試驗
        為進一步瞭解細胞激素量如何回應免疫激活的變化,並將其與特定行為變化的聯繫,團隊進行兩個對照試驗。
        使用這種方法,團隊可以準確地測定免疫刺激的時間,並且如果觀察到僅出現在炎症組(處理組1-3)中的行為,將印證不健康實際上是導致這種行為發生的假說。在兩個試驗中,該團隊使用大腸桿菌細胞壁成分(脂多醣lipopolysaccharide;LPS)來刺激豬隻免疫系統。在第一個試驗中,豬隻利用外科手術安裝永久性中心靜脈導管(permanent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並單獨飼養。因此,豬隻可以在無緊迫的情況下重複的採取血液樣品。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1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