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歐盟重新評估氧化鋅用於預防斷乳後腸炎/腹瀉

歐盟獸藥委員會(CVMP)2016年12月建議,撤銷含有氧化鋅的獸用產品的營銷許可。然後歐盟獸藥委員會又決定重新評估其意見。最終的決定預計會很快... 許多人會看到,歐洲藥品管理局(EMA)的獸藥管理委員會,在2016年12月宣布,他們認為以氧化鋅的處理用途,不利於風險/利益的平衡,他們認為所有含氧化鋅的產品,應取消其營銷授權。這是一個重大的震驚,因為獸藥管理委員會剛在2015年11月批准了它。 那麼在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變化?法國和荷蘭不希望在他們的國家使用氧化鋅,主要是由於土壤的環境污染,和潛在的流入水流的潛在風險。因此,他們根據第2001/82 / EC號指令,第35條將推薦退回歐洲藥品管理局。丹麥還表明,其國家土壤的鋅濃度正在增加,計算表明,尤其是在酸性和沙質土壤中,鋅含量已超過預測的無影響濃度(PNECs),可能會成為“毒性危害” 。在一個相對較小的國家,丹麥每年生產3,200萬頭離乳豬。如果將離乳仔豬的產量與擁有550萬人口的人口數量,進行比較,則其比率為5.8:1。相比之下,歐盟的比例為0.5:1,因此丹麥生產的產量,比歐盟平均值多出超過11倍。它們消耗超過500公噸的氧化鋅,並且在14天的藥物處理期間,以3,100ppm計算消耗,似乎消耗了3,200萬頭離乳豬劑量,或100%的處理。在英國,我們估計約70 ~ 90%的離乳豬被處理,因為不是所有的豬隻用藥14天,一些用於預防水腫疾病。英國的比率為0.17:1,遠低於歐盟的平均水平。在英國的一項研究中,土壤中鋅的水平顯示下降,特別是在土地被播種或作物生長的地方,因此土壤中鋅的濃度也可以利用。 鋅,還與土壤中的組成成分結合,因此國際鋅協會,已經再次檢查了丹麥的土壤報告,並表示他們在進行評估和預測時,沒有遵守歐盟作業指南。濃度可以除以因子3,因為鋅與土壤的結合,所謂的“老化”,其降低其生物利用度。 他們的結論是,”因此,使用的科學分析,根本不符合歐盟鋅風險評估報告,不應被視為正確或有效”。 因此,在環境問題的一側是平衡,並且也存在感知的風險,共同選擇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中發現的抗性基因。大多數LA MRSA CC398s也是耐鋅的,以及抗甲氧西林抗性和四環素。丹麥養豬業已經出現了許多與MRSA有關的不良宣傳,以及定殖於人群化和感染的突然增加,從2004年的幾位,增長到2014年的1,277人。然而,其中85 ~ 89%與豬農有關,他們的家庭和其他與豬有關的工人,例如獸醫和屠宰場工人。在這10年中,丹麥豬群的MRSA發病率,從約3%上升到68%。一些科學家認為,這是由於使用氧化鋅。其實這毫無意義,因為MRSA必須從一個農場,傳到另一個農場。它基本上是克隆(複製)定殖的,以及czrC基因是染色體中與甲氧西林抗性基因mecA一起。因此,細菌可能是通過感染的豬(公豬、女豬、離乳仔豬,或人/農夫)必須從農場傳播到農場,傳播到下一個牧群定殖。關於這點存在的一些爭論,就由共同選定的農場,一旦一個農場被感染了,就牽扯到鋅。一項在丹麥的研究顯示,鼻腔MRSA計數,從約165增加到230,增加了40%,但是,因四環素增加了的數量,從90增加到340或278%,是氧化鋅的幾倍。另一項在加拿大使用鼻拭子的研究顯示,在低鋅組中,感染MRSA的豬增加6倍,在高鋅組中增加6.5倍。這兩項研究表明,離乳後鼻子中的MRSA有所增加,但在這兩項研究中,在接下來的兩週內,它都下降了。這表明,這種增加可能部分是由於離乳後緊迫,在鼻部微生物組,以及在腸道微生物組中的菌群失調,並且一旦產生免疫力,即使在氧化鋅的存在下,也會消退。共同選定可以在短時間內增加MRSA的數量,但隨後它們下降。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年5月號現代養豬第8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