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永懐畜牧界先驅--余如桐博士

林再添

        乃勤 來電通知,驚聞我們心中永遠的偶像——余如桐博士,己在10月24日下午2:10蒙主寵召,回到天國,回到主的身邊,永浴聖恩。

        驚聞此訊,宛如睛天霹靂,令人不敢置信這是真的!因為當天早上10:45,我到加護病房探望余博士時,他的氣色很好,沒有一點病容,說說聲音中氣中足。余博士還特別提及,振興醫院在他病危時多次急救才能挽回一命,尤其魏崢前院長不眠不休的用心照顧,更令他感佩萬分,有生之年,希望能為魏前院長盡點心意,冀望能幫忙他成立心血管病患養護中心,以造福更多病患。

        言猶在耳,到下午14:10他竟然長眠不醒,含笑離開塵世,離開他最愛的親人及台灣這塊鄉土!我們萬分不捨他的離去,嘆今宵一別,天人永隔,想要再見面,天地悠悠,不知何處覓芳踪?

        我們這些子弟兵,永遠感念他的恩澤廣被,如果不是他的用心栽培和提攜,台灣的畜牧界就沒有這麼多,這麼優秀的菁英出來為國為民服務。如果不是他的高瞻遠矚和超人的毅力,台灣的畜牧業(尤其養豬業)決不可能快速提升,在很短的幾年間躍升,成為現代化的畜牧企業及科技化的養豬王國。

        余博士律己甚嚴,待人以誠,處事信實,忠於國家,他常告誡部屬,勇於任事,不騙不貪,不推諉,不爭功,決不可貪非份之財,敗壞一世英名。如果發現部屬手脚不乾淨,心生歹念,絕對永不錄用!

        我大學畢業後仰慕余博士的英名,經黃暉煌老師的推介,在余博士旗下,自願前往澎湖推動農村發展建設的綜合養豬及土地重劃工作,四年於斯,和當地農友早夕相處,每日與風沙為伍却不以為苦,所以和當地農友譜下了最珍貴的友誼。

      余博士每個月中旬一定會親臨澎湖和農友座談,暸解農民的困境,並馬上作出決定,當場解決問題,所以常常睡在猪舍裡面,以期親眼目睹,瞭解困難原因,因此能迅速作成決策,及時解除各種工作的困境。余博士這種劍及履及的行事作風(農復會精神),深獲農民及各級長官的敬仰。

        有好幾次余博士睡在澎湖白砂鄉的猪舍裡,半夜突聞打呼聲,鼾聲如雷,擾人清眠,余博士起身查看,才知道是隔牆那頭大母豬的傑作。牠自在打呼,睡得很香甜,却苦了我們這位貴賓,他又不能生豬媽媽的氣!

        在澎湖四年,已記不清楚多少次,我們頂著八,九級的巨風下鄉工作的日子,寒風挾著沙子吹打到臉上,痛澈心扉却不以為苦。幾十年來,每在夜夢中,常會夢見在風沙滿天的田野上,和這些全身古銅色,滿臉風霜的" 澎湖郎"在一起的歡樂時光,不期而然地,又夢回到令我永生難忘的白沙鄉,通樑老榕樹,還有那隻愛打呼的老母豬!

        往事歷歷如繪,至今永難忘懷,一眨眼,却是幾十年的前塵往事。從去年開始,余博士一再規劃要我陪他回澎湖,回到馬公拜訪老友,到白沙鄉走訪農村和老農友聊天,沒想他突然離我們遠去,今生已無法一償宿願,令人好生惆悵!

滾滾紅塵古路長,

不知何事走他鄉。

回頭目望家山遠,

滿目空雲帶夕陽。

 

        余博士早年的"養豬致富記"這一本小冊子,內容深入淺出,簡單易懂,很快改變農民保守的養豬觀念,引領農民脫胎換骨,讓台灣農村很快由家庭養豬副業,短期內迅速脫胎換骨,轉變成為"農牧綜合養豬",多元化經營,最後進化提升到科學化及專業化養豬的新境界。

        階段性任務完成後,余博士於民國66年退休,旋即受邀到泰國,協助東南亞國家開發農村的扶貧計劃,他前往泰北負責建立農牧養豬村,和執行服務公司的猪隻育種計劃工作。直到民國83年功成退休告老還鄉,在不到二十年的光景,他把泰北不毛的邊疆山地,變成擧世聞名的養豬村,從此,當地的農民不再把兒子女兒送到曼谷當佣人或紅燈戶。現在這些貧農主人家,搖身一變,每家出入有轎車,又有能力送兒女出國留學,現在第二代學成回來了,不但光宗耀祖,又能在各個不同領域一展專才,成為泰國社會的中堅份子。

        余博士內心深處充滿宗教的熱忱,他與生俱來的愛國愛民的仁慈愛心,驅使他片刻不得閒,他又是一位天生的勞碌命,所以退休後念玆在兹,誓以服務人群為己任!

        退休後這些年,余博士數度深入泰北金三角附近,幫助泰民建立養豬村,以及幫助晨曦會戒毒村的孩子戒毒,讓他們脫離毒海重新回到社會。這些孩子視他如父,幾年前他特地重回泰北,為一位台灣的更生人証婚,見証他一路脫毒重生的喜悅。

        余傳士的愛無遠弗屆,他和天主教會愛心人士,深入中國陝北延安附近建立養豬村,曾在四川西昌(中國航天基地)高原,引發高山症,差點病倒。到泰北騎馬找水源,從馬背摔倒在地。到中美"貝里斯"幫助僑民,遇到歹徒行搶,整個人被打得滿臉充血,不成人形- - - 。他的愛心,天主已看到了,所以常常在生命交関時,能化解災難,轉危為安,每試不爽。

        余博士在泰國建立現在化的養豬場,採取早期離乳,全進全出 ,切斷豬群疾病感染源。同時採用自動化固液分離,豬糞尿沒臭味,成為沒藥物殘留的現代化猪場,斐聲全球,人人爭先倣效。退休後余博士一心一意想引入國內,造福台灣的養豬界,無奈時空環境不許可,余博士滿腔熱血無處可施。老兵有志難伸,幸好大成集團韓董事長,力排萬難,在屏東縣曹縣長大力支持下,化解農民抗爭,在屏東縣新埤鄉打造六星級的核心種豬場===桐德牧場,成為南台灣最耀眼的新星,也成就余博士一生的願望,桐德牧場引領台灣挺入現代化的養豬王國行列,誰人敢說大養豬場是所高污染的行業!

        余博士面帶微笑走完人生最後一里路,揮揮手,了無遺憾離開塵世,老兵不死,他的精神永存在人間,耳邊輕輕響起" 外婆的澎湖灣"

晚風輕拂 澎湖灣

白浪逐沙灘

沒有椰林綴斜陽

只是一片海藍藍

坐在門前的矮牆上

一遍遍懷想

也是黃昏的沙灘上

有著脚两對半

澎湖灣 澎湖灣

有我許多童年幻想

陽光 沙灘 海浪 仙人掌

還有一位老船長!

 

        如今老船長走了,歌聲已邈,隨風遠飄,譜入白雲藍天,長駐菊島各角落。

        在黃昏的沙灘上,在門前的矮牆上,耳際響起海浪的低吟,隨着海風的輕拂,響起老船長低吟,如是響起余博士的叮嚀和矚咐!

        塵務已了,己無煩惱和罣礙,請安心回到主的天家,永浴聖潔天恩,我們永遠懐念您,永遠感恩您!(晚 林再添敬拜)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12月號現代養豬第7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