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原生於中國大陸的「太湖豬」,和所屬「梅山豬」之多產特色

陳莉馨

前言--家豬是人類所飼養的最主要家畜,今並已有成百上千的品系
各種的家畜和家禽,俱是從原本的野生型態被人類捕捉後經馴化、養殖而成者,家豬的演進過程亦是如此,是野豬被人類馴育後獠牙退化、形貌亦明顯改變所形成之家畜。因此,家豬與野豬在生物學上係被歸屬於同一物種,學名皆為Sus scrofa(註一),野豬在轉變為家豬後,因可固定進食且由於遭圈養、較少奔走活動,成長速度爰會增快,體重亦跟著較重。人類之馴養豬隻,目的無非是取其肉、皮而供食製物,也使得生活型態從最早先的狩獵、漁捕進化至畜牧,之後又再演進至農耕社會的時代。

雖然,屬雜食、一次可產下多頭仔豬的母豬,分泌出的乳汁必須全用於哺育仔豬,且對人類來說味道極為腥重,因而無法像草食之牛羊般的讓人類擠乳供飲。但是,因為可被大量集中飼養的緣故,所以豬隻對人類供肉的能力,可遠比牛羊為大為多,乃可成為部分宗教如伊斯蘭教、印度教…等信徒以外,人類賴以食肉、維生的主要牲畜,也可謂是為人類所飼養的最主要家畜。無怪乎吾國有「無豕不成家」之古言,而「家」之造字即是室內有豕之會意字,中國大陸則自久來即是全世界最大的養豬國家,近十年間每年的養豬存欄數量近約5億頭。

野豬早即廣泛分布於美洲大陸以外的世界各地,而人類畜養家豬的歷史,可推溯至近約9,000年前的中國大陸,之後亦有其他族裔在生活文明各自演進或相互學習模仿之下,不謀而合的陸續將野豬馴養為家豬,或經由交易換取豬隻來養殖,農作豐饒、物產富庶之地尤可益於養豬產業的發展成長。原本未有豬隻的美洲,直至哥倫布航抵新大陸且在經過好一陣子而至進入16世紀後,才被人類將豬隻帶入美洲從事養殖,美國則因盛產玉米糧禾並因人口眾多,故可成為全球第二大的養豬國,今在加勒比海的巴哈馬島上,更有一座原名「大沙洲」之島嶼,因有群豬被自由自在的放養、繁衍其間,而被喻稱為豬隻天堂的「豬島」,曾獲媒體報導而備受矚目(註二)。

生長於巴哈馬「大沙洲」島上,會海泳的豬隻

中國大陸在新石器時代即有人類圈養家豬的歷史,此從1973年在廣西桂林甑皮岩遺址發現到豬隻骨骼,且經由對其遺骸施以放射照射後推算其年代,發現可以溯及距今約莫九千年前的歲月;另在距今7,000~6,000年前的浙江餘姚河姆渡遺址、桐鄉羅家角以及河南澠池仰韶村、陝西西安半坡村…等遺址的出土牲畜骨骼中,均可獲得相似的印證,足見養豬食肉的生活方式在中國古代的華北、華南地區,即已有相當程度的行使。

在過去猶未引進類如近代科學化改良、選育和促進豬隻快速成長的漫長時期,中國大陸的眾多養豬戶其實即已依據實際的經驗,探討出攸關豬種配育和飼養的有效良方,並在兵燹動亂頻仍、農作收成有限的環境下,於諸多地方分別育成有可耐粗飼、肉質獨特的品種,而對舉世的優良豬種資源奠植深固的根基。漢唐以降,中土地區的豬種先後被輸引至古羅馬帝國,並與當地豬種雜交孕育成羅馬豬,復對西方國家近代主要豬種的培育產生頗大的效益。明清兩代,在與海外諸國的航貿、文化交流中,我國的豬種亦在豬隻新育品系中發揮相當重要的功能,即便是在國勢趨弱的晚清期間,也從未中斷此一關乎於豬隻的育種交流。

現今,在不列顛和全世界普為人知的約克夏豬(Yorkshire pig)和盤克夏豬(Berkshire pig , 又譯巴克夏豬),實則乃是在18世紀初,由英人引入廣東豬種所培育出來的品種。在英人抵華初見該種廣東豬隻形貌的1810年代後期,曾稱之為“Big China"(此語倒無羞辱華夏之意,反有以華夏之名來讚譽該種豬隻之意味,當時猶在發生鴉片戰爭卅餘年前,清廷對外尚自視為「天朝上國」),英人並將其帶往不列顛配種繁殖,只惜未將詳細經過紀錄下來。

(詳細內容請參閱2020年2月號現代養豬第10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