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科技和替代療法降低抗生素使用

顏宏達

一、針對豬下痢的非抗生素藥物

近年來,控制豬下痢(Swine dysentery)的工具箱一點一點地變空了。有一種全球趨勢是盡可能限制抗生素的使用,歐盟到2022年,氧化鋅添加也不再被允許達到預防水準。是時候在工具箱中添加新內容了。

www.pigprogress.net 綜合健康工具(Health Tool)的David Taylor教授在談到豬下痢時寫道,“所有年齡階段的豬都受到下痢的影響,儘管發病高峰期在6至12週的離乳仔豬身上,”他補充說,“疫苗並不廣泛被使用。豬下痢可以經由藥物或清場再進豬方式加以根除,並經由隔離和使用清潔的繁殖種畜來排除。”

對於那些不喜歡清場再進豬的養豬業者來說,最近全球獸醫藥物的趨勢並不令人鼓舞,因為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在勸阻抗生素的使用。例如,近年來美國降低抗生素使用量的背景(參考下文))。這是否意味著所有策略都用盡了?

使用鋅螯合物(左)與對照組之間的區別。               

(一)、豬下痢-基本知識 

首先--豬下痢,又是什麼?這是一種嚴重的細菌性腹瀉,由Brachyspira hyodysenteriae 引起,通過口頭轉移,例如,經由攝入糞便或飲用受感染的水。健康問題通常只在離乳和隨後混合混欄而發展。

再次引用David Taylor教授的話:“下痢在整個疾病過程中都會發展並持續下去。血液、黏液和後來的壞死物質出現在糞便中,這些糞便起初呈黃色,後來變成棕紅色,液體黏稠,氣味難聞。身體狀況迅速喪失和瘦弱,呈現豬眼下陷,腰窩凹陷,肋骨和骨幹突出。受影響的豬隻食慾下降,但都會繼續喝水。

(二)、鋅作為干預策略 

除了使用抗生素,還有另一種控制豬下痢的干預策略:氧化鋅。長期以來,飼料添加氧化鋅到2,500ppm的預防水準。然而,由於環境污染原因,從2022年起,歐盟禁止在這種水準的氧化鋅添加,去控制下痢。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成分"鋅"完全不相干了。正如總部位於荷蘭的健康和衛生公司 Intracare的發現,當以完全不同的形式以較低的鋅劑量提供時,鋅可能仍然有用。例如,該公司在生產螯合鋅產品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以處理傳染性蹄趾的問題。在乳牛中,銅和鋅螯合物已被證明對乳牛的蹄趾皮炎 (Digital Dermatitis)有效,這是由Treponema引起的細菌問題,被歸類為生物分類螺旋體門(Spirochaetes)的一部分。毫不奇怪,這個問題出現了,這種方法是否也適用於其他細菌在生物分類上?Brachyspira hyodysenteriae是其中之一。

Brachyspira hyodysenteriae是一種螺旋形細菌。

因此,該公司推出基於船形分子中鋅螯合的藥物Intra Dysovinol,鋅濃度相對較低,為81mg/ml。是非抗生素藥物可添加到飲用水中。

如下所述,結果提供樂觀的理由。很明顯,它與革蘭氏陰性細菌Brachyspira hyodysenteriae通常移殖到腸道的方式有關。細菌外膜上的蛋白質通常會釋放“溶血素”(haemolysin toxins)到腸道上皮細胞絨毛。這將導致絨毛退化和隨後的出血,這是豬下痢的特點。

然而,活體(in vivo)研究顯示,當應用鋅螯合物時,Brachyspira hyodysenteriae不再附著在腸道細胞壁上,並且已被沖出。研究小組的結論是,因此,鋅螯合物必須阻斷這些外膜蛋白(outer membrane proteins,OMP)的正常功能。因此,螯合物的運用作為 “OMP阻滯劑”( OMP blocker) 。

    (詳細內容請參閱2021年5月號現代養豬第1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