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精準農業用在豬隻還需要些時間

顏宏達
 
Pig Pregress編輯Vincent ter Beek參加一個有關的精確畜牧業(Precision Livestock Farming,PLF)會議。他瞭解到為什麼監測個別肥育豬可以提供很多機會--而為什麼養豬業者似乎猶豫去接受這種大有可為的技術?
你知道,欄舍內肥育豬可以日行4公里嗎?你知道豬隻在採食飼料時,有時會成雙成對嗎?
對我來說,這是2017年9月11至12日在法國Nantes舉行的歐洲精準畜業會議(European Conference for Precision Livestock Farming)聽到的新消息。精準畜牧業作為一種現代技術已經存在一段時間,歸結為使用感應器和演算法(algorithm)利用計算資料處理(data processing)自動推理來密切地瞭解家畜農場中發生什麼事--如果有事就必要進行管理調整,例如:改變飼料配方或請教獸醫。會議吸引大約180位專家,除歐洲地區外,還有美國,澳洲,日本,韓國和哥倫比亞專家的參與。
一、多數資料來自牛
會議論文大約一半是關於乳牛和牛肉的生產(37篇)。其次是最進步和熱衷於創新的家禽行業,卻處於“最後的位置”,只有8篇論文。豬在會議中途完成20篇的簡報。
精確畜牧業性質是何者為這種現象的底層。實質上,這關係到動物識別,要釘上無線射頻辨識(Radio-Frequency Identification,RFID)耳標。一般來說,每個農場的牛群數量不是很大,加上牛隻在農場繫留多年。所以,對耳標的投資可以追踪動物到底發生怎麼回事,是重要的工具。
二、個體監測動物
另一方面,家禽場內有成千上萬的雞隻。肉雞飼養是6週,所以對雞隻個體的監測是假象。這就是為什麼在家禽生產中,多注意到雞群監測,例如雞群重量、雞群行為或雞群飼料/飲水用量。
豬隻個體位居動物牛和家禽的中間。自然,母豬具有投資的價值,因為在繁殖場內其可使用多年。因此,個體RFID標籤變得相當普遍,特別是農場中懷孕母豬提供電子餵飼系統(Electronic Sow Feeding,ESF)。然而,在肥育豬群中,技術上個體監測是可行的,但群體監測仍然是標準。
三、精確畜牧業會議上豬的貢獻
無疑地,精確畜牧業會議上,豬的貢獻大致上分為兩個方向。研究者都集中在群體行為的方面,或者他們選擇追隨個別動物的監測。
具有前瞻性的研究人員確實已經開始追隨個別肥育豬的研究,有趣的是看到結果的產生。對於動物,通常集中在一起成為一個群體,我認為實際上意識到一些豬隻似乎選擇同時進食,就如德國Hohenheim大學 Anita Kapun 在演講中提到的那樣,這令人驚訝的。
(她還沒有研究為什麼在行為和活動的監測上,進行更大的研究是附帶的内涵意義。她說,也許豬隻真的相互喜歡--或者豬隻在對方近處花很多的時間,因為他們經常打架。或者有些豬隻是挫折者,安靜時,總是慢慢地走向飼槽,開始進食。)
而我認為這透露出:如果給予空間(一個大欄裡有24頭豬),豬隻就會日行4公里,正如同美國Nebraska-Lincoln大學Brian Barnes所表達一樣。其他研究人員也證實有類似的觀察結果。
四、沒有肥育豬是平均的
從這裡所作出的結論是,儘管對豬隻有大量研究,但是對於肥育豬而言,還有很多未知數--而且他們都沒有“平均”的行為。每一豬隻可以有一個美好的一天,或者一個糟糕的一天;每一豬隻都可以發生跛腳或生長減緩,所有事情都不會被平均數字所接受。
在這方面的主要論文之一是比利時Flemish Institute for Agricuitural and Fisheris Research(ILVO) 研究所 Jarissa Maselyne博士(2016)進行一系列肥育豬及其採食習慣的研究,以開發一種健康問題的早期預警系統。
她告訴我,針對肥育豬具體的管理策略如果成為事實,則贏得勝利就是如此之多。
(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11月號現代養豬第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