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養豬新動態(91)

程 伶 編譯

一、現代後備母豬管理要點

  隨著種豬的高能力化,其必要的營養(飼餵)和管理技術也在發生變化。這裡重點介紹在提高母豬生涯生產性能上最重要的後備母豬期的管理。

 1.種豬能力提高後的另一面

  在過去的十多年間,歐洲的後備母豬的基因發生顯著的變化。商品 ( commercial ) 農場一窩經常分娩十六頭仔豬。據調查,二○一○年丹麥 ( Denmark ) 和荷蘭 ( Holland ) 一~三產的平均產仔數為十三~十四頭。

  但是,在過去的二十多年間,也發生一些世界性的問題。

  ⑴繁殖壽命縮短。在商品農場,母豬在三~四產就不得不被強制淘汰。一頭母豬的生涯生產斷奶體重從應有的五百公斤以上降至只有三百公斤。更直接的表現是,原來基因的母豬生涯生產斷奶頭數達到的六十五~七十頭,降至只有卅八~四十頭。

  ⑵繁殖壽命縮短在帶來現金流量 ( cash flow ) 不足的同時,還必須為實現出欄目標而頻繁更新母豬。這需要大量的周轉資金 ( working fund )。

  ⑶繁殖壽命如此縮短時,免疫獲得期時間不足的青年母豬數量多於具有抗病能力的高齡母豬數,從而對農場整體免疫水平產生影響。

  ⑷後備母豬初產的分娩成績往往很好,但一旦出現疲弱,第二產(有時第三產)的分娩頭數就會減少。由於生產者想保持斷奶頭數的目標值,便動起更新這些低生產性能母豬的念頭。所以,會影響年輕淘汰的問題。

  ⑸繁殖部門和育成部門出現慢慢增加的病毒性疾病。比如,豬繁殖與呼吸症候群 ( PRRS ) 和斷奶仔豬多系統消耗綜合徵 ( Postweaning multisystemic wasting syndrome, PMWS ) 等。或許正是上述四項原因導致了這種惡化。

 2.高繁殖性的後備母豬

  具有改良基因,初產達到多頭分娩的新「高繁殖後備母豬」並沒有全部改善上述的五個問題,而且,反而出現惡化的情況。這引起人們的廣泛議論。雖然,記載的初產時驚奇的分娩頭數連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對其高繁殖能力都感到吃驚,但隨後的生產性出現低下,並影響母豬生涯生產性  ( Sow Productive Lifetime, SPL )。對於第二產的成績低落,我們早有所知,現在,它對SPL的影響以新的,或潛在的損害浮出水平。

  不過,以下這樣的管理可避免這種惡化。

  ⑴高繁殖後備母豬體育成到一百卅五公斤之前不配種。即,初次配種延遲。

  ⑵從體重一百公斤左右的最後一次選擇到一百卅五公斤期間,後備母豬的生長發育不能太快。對此的建議是,雖然在後備母豬供應商之間稍有不同,但表一所列的指標一般認為是恰當的。

  ⑶體重一○○~一三五公斤期間應該飼餵後備母豬育成用飼料(表二)。該後備母育成用飼料的特點,不是優先形成瘦肉,而是優先形成脂質、鈣、磷水平高,含有對繁殖性能產生影響的微量營養素(維生素E和有機硒),以及其它有機微量元素、甜菜碱 ( betaine )、前生物素 ( prebiotics )、低聚糖 ( oligosacch aride ) 等。

  飼餵方法由種豬業者推薦。其中,在該基因型的適應性方面,會有若干修正。不過,該後備母豬育成用飼料含有的微量營養素與十多年前後備母豬飼餵的飼料完全不一樣。這裡介紹的內容旨在提高後備母豬的繁殖能力和避免第二產以後出現繁殖性能低落。

  ⑷處在青春期的後備母豬,其生長發育速度不能太快,應適當延遲至初次配種的時間,以便給內分泌系統成熟和構建免疫力留出必要的時間。但是,這個時間太長了也不行。據感染了PRRS的農場以及為設計、監測免疫構建過程而雇用經驗豐富的獸醫師的農場報告(這一期間的獸醫學監測非常重要),延遲初次配種有利於減輕PRRS等的影響。

 3.初次授乳專用飼料

  後備母豬育成用飼料從初次配種飼餵至初次分娩。而初次分娩後,則飼餵特別的初次授乳專用飼料。該飼料能儘量避免初產母豬哺乳很多子豬導致的體況  ( body condition ) 惡化(透過利用寄養、乳補充和救助設施等進行救濟)。其營養水平比現在第二產授乳期使用的母豬授乳期用飼料高。初次授乳出現體況惡化時,可以在第二產授乳期飼餵初次授乳期專用飼料,甚至還可以從初次斷奶至第二產配種期間餵給。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2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