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妥善運用終端雜交與輪迴雜交機制,以改善豬隻品種

陳莉馨

應用經由篩留選育和科學分析,以保存優良的豬隻遺傳基因

養豬產業朝向規模化、集約化以演進,係近半世紀以來的明顯趨勢,既得節省設備的分散購置,亦得撙節可觀的勞動力,進步畜牧國家莫不如此。在此一養殖模式下,對豬隻品種的選育必然愈為重要,體質健壯、生長速度快和飼料產肉比例愈佳者,自然愈能帶予業主和消費者更高的利益和更好的安享食物品質。就養豬數量和每年可產豬肉量而言,號稱舉世排名第二的美國(僅次於中國大陸,但若就技術和效率化養豬狀況以比論,美國卻遠勝中方),即是一直朝此等方向以邁進以期投入養豬產業的豬農,得以持續的降低成本和提高利潤。

 

自進入21世紀起,美國不僅科技產業不斷的精進,養豬產業亦於近20年來不停的變化求進,如過去僅屬兼營位階的養豬場,幾已罕再續存,並有專門配種、繁殖仔豬的場址,職司將產育並斷奶之後的幼彘送往養豬場去肥育成長。以位於美國中西部的傳統豬隻生產地帶,且被認為是技術最進步、養豬數量最眾的愛荷華州,現之養豬戶所飼養的豬隻近乎皆在千頭以上,不少還是逾三千或五千頭的規模,而小型養豬戶的存數和市場豬肉供應率,俱告下降。在東海岸的兩個養豬產業大州--北卡羅來納州和南卡羅來納州,亦是存有相當的情形。

 

以往,生產過程的每一個環節,以及生產者與銷售者之間的利益對應(Benefit correspondence)關係,常可用以決定產銷價格。但是,今則基於整個市場行銷管道上的變易,使得市場行銷已經演變為整合性的系統,原本分開的環節現已常連結於一體,並且常是由同一個管理部門來控制,因而市場訊息的流通既得較為順暢,訊息往來亦較直接。而對於產業化的養殖豬群以論述,務必要有優質強健的豬種源源充足的供應,甫可奠植良好的基礎,而欲期豬隻具有健康速長的體質,則須從處於源頭的種豬場,能夠充分供應具優良基因遺傳的仔豬,乃可玉成其事。

 

基因遺傳良窳的決定因素,不外乎是經由篩留選育以及利用雜交優勢,選出最適宜的豬種和品系,乃可在後續的豢養工作上著收事半功倍的成效。肉豬生產業者,倘若可由純種之優良品系中選育出種畜,並輔以雜交優勢的配種技術,乃能結合適宜的飼養管理條件,發揮最佳的效能,在市場上充裕供應低成本、高品質的肉豬。因為優良的基因有不少是來自畜群外之體系,因此種豬供應者應在其種畜群內和跨越畜群從事有效的選育,才有持續獲致改進的成果。

 

例如,如果能善用「期望後裔差別」(Expected Progeny Difference or expected progeny deviation , EPD , 亦可譯為期望後代差)的選拔計畫,參照父畜和母畜平均之遺傳價值以預測其後代之表現,亦即參照親代的遺傳價值以行使評估之法則,將可依據相關資料選育出具優良產能的女豬,並可提高遺傳效益。這種使用數理理論以從事牲畜遺傳選育的作法,必然比端賴運氣而行使的隨意配育法來得可靠,得減少盲目瞎湊之不當和所造成的損失。

 

“EPD"是一種應用「最佳線性無偏預測」(Best linear unbiased prediction,BLUP)理論,以估計育種動物遺傳數值的參數,它是可更容易令人理解和據以應用的種畜遺傳遞嬗的數值應用模式,得以明確的反映種畜價值在其後代遺傳領域上的體現。從1980年代初期美國等畜牧業發達國家即嘗試在種畜,尤其是肉牛遺傳遞嬗能力評定上,改為使用EPD來作鑑別,蓋EPD可用於同一品種、不同個體之間的遺傳值之比較,並用以預測在同一平均遺傳值水準上,種用動物後代的性能差異。

 

其所結合應用的連鎖畜群在遺傳上的運作,可提供小型育種場一種得以進行有效選拔的虛擬大型族群環境,此對於母豬繁殖之性能相關性狀,尤忒有幫助。雜交優勢法則與人工授精方法,則可強化畜群間的遺傳連鎖、協助跨越畜群選拔,以及利於基因在畜群間移轉。這種方式使得傳統的小型育種者,得與較大型育種場以及擁有大畜群優越條件的育種公司,進行以小博大的有效競爭。

 

美國的種豬業界為求因應較大型且專業化的養豬場之需求,不僅原屬小規模之種豬生產者,己亟求擴充其種豬場的規模,並且經常性的飼育有好幾個品種的純種豬,以期彌應肉豬場的需求。日後,在生產層面的遺傳改進上,允宜秉具選拔與配種兩種需用之基本觀念,惟按照生產性能相關性狀所進行的測試,可明確的發覺到豬隻的生殖性狀,當以母豬生產狀況對於美國養豬業者之生產成本,具有最大的關連。

 

1990年是美國從事種豬改良的重要歷史關鍵時期,當年由美國「約克夏(Yorkshire)種豬協會」所完成的全國性畜群遺傳性能評估,廣為其他的主要豬隻品種組織競相效顰,紛告投入與此作為相近的評估。迄1993年1月時,美國境內所展開的綜合畜群分析,已經綜集逾6萬頭的豬隻資料,以及逾11萬頭的母豬分娩記錄。促成該一歷史性發展的首要因素,是康乃爾大學內由Henderson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應用BLUP方法,以就豬隻的法長趨勢從事分析,克服原本群組中所包含個體數目不等之問題,以及從廣多的資料中剔除變動效應產生的預測難度,因而得以提升選拔的準確度。其次之因素則是新世代的電腦資料處理能力之進步,爰可大幅縮短自蒐集豬隻資料至評估此等資料的時間間距,餘之有所裨助因素,不再逐一臚述。

 

BLUP是現今為各界所公認,用以測定遺傳能力最為有效的方法,該法既已納入家畜自體的記錄,同時亦參酌該一家畜的近親資料,綜合兩者以預估每一測定性狀,係運用統計方法調整以上所述的偏差,從而能夠提供公豬、母豬以及個別豬隻遺傳能力的「無偏估」合適值。之後,再發展而成的「豬隻檢定及遺傳能力評估系統」(Swine Testing and Genetic Evaluation System , STAGES),則是綜合參與評估之畜群所有的親屬資料,兼亦採用多性狀 BLUP 方法,並考慮性狀間的遺傳相關值,因而可藉以作出極為準確的「期望後裔差別」(EPD)之預測。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7月號現代養豬第7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