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豬隻腸道健康是否有普遍的定義?

顏宏達

許多公司和研究機構都在談論豬隻的”腸道健康”,但並不容易找到普遍可接受的定義。丹麥Aarhus大學高級研究員Charlotte Lauridsen博士建議,採用腸道動態的觀點。她強調” 適應力”(resilience) 的重要性。
甚麼是健康的豬隻腸道?這就要看你問了誰。例如對一位豬隻生產者的定義,”腸道健康” 就是”良好的生長性能”, 而獸醫可能的定義是”沒有疾病” 。對一位營養專家主要考慮大部分腸道問題的解決方案,而科學家可能會說腸道健康仍需要尋求一個更明確的定義。通常,腸道健康不是所謂的疾病或不存在之說法。想想動物不健康的可見跡象,例如獸醫用藥的必要性和不良的生長性能。
一、 人類的腸道健康
在人體和胃腸道的科學中,針對腸道健康有明確的定義。在2011年,德國Hothenheim大學研究員Stephan C. Bischoff歸納BMC Medicine的腸道健康,涵蓋胃腸道多個積極的面向:
● 食物有效的消化和吸收
● 正常和穩定的腸道菌叢
● 有效的免疫狀態
● 福祉狀態
主要原因有兩種,近來全世界的農業社團都對畜產動物的腸道健康有更高的期待。由於動物健康通常以高生長性能和高生產力作為標記,最大的利益來自腸道的功能。另外,人類的新生兒發病率和死亡率的排名中以胃腸道的疾病為最高,這包括家畜動物亦同。
豬隻腸道生態系統是高度的動態,祗要想到仔豬離乳前和離乳後二階段即會有區別。
二、 腸道是甚麼?
為了揭開甚麼是’腸道健康” 的意義,應瞭解最好的腸道特徵和識別其主要的功能。三個不同的特徵中,首先是腸道為一個重要的免疫器官,因其包含豬隻體內最大的淋巴腺體。另外,腸道內數以百萬計的寄生微生物,一般統稱” 腸道菌叢” 。還有第三點是微生物群基因組,估計含有高過宿主基因組150倍之多。
使用這些特徵,可以確定腸道之三個如下不同的重要功能。
三、 營養分有效的消化和吸收
消化功能是大分子經由酵素分解的結果,和其營養分經由吸收進入血液和淋巴系統。消化和吸收始於豬隻口部,並持續至整個胃腸道。
要記住,豬隻腸道生態系統並不是靜態的,此至關重要---隨著豬隻成長時間而變化。隨著豬隻的成長而對消化和吸收的功能產生迅速且明顯的改變。
四、 提供共生菌叢的寄居處
豬隻腸道提供一個廣泛的微生物寄居處,其濃度從胃(pH值3-4.5環境中,每g消化內容物菌數108) ,甚至在結腸pH值6-6.5環境中,每g消化內容物菌數達1011。類似的生長似乎對乳酸桿菌亦是如此,這在腸道末端更趨於盛行。大腸桿菌在數量上也成長,但在後腸道的數量略為下降。
同樣,這一切都是必不可忽視的,即腸道是不斷的改變,所以應該不是以靜態的觀點來考慮。畢竟,菌叢的數量和組成的變化隨著豬隻生長和時間而不同。此外,健康的菌叢的特徵為良好的濃度、良好的屏障功能和微生物菌落的組合,這些都強烈地受到,如營養分可利用性和腸道蠕動等因素的影響。
五、 有效的黏膜屏障功能
黏膜為動物體和腔管環境之間形成的一道屏障。作用是允許營養分有效的吸收,同時排除病原菌、抗原和毒素進入動物體內。
六、 正常的腸道功能
一個正常的腸道功能可以經由,例如腸道微生物菌叢的分析,和利用完整的免疫力、腸道完整性和功能性的標記進行評估。儘管如此,問題依然存在所有這些標記能否一起來表示豬隻”腸道健康”。
一個關鍵的概念更貼近腸道健康是導入術語”適應力”(resilience) 一詞。德國柏林Humboldt大學Thomas F. Doring在這方面提出有趣的出版物,在2013年Journal of the Science of Food and Agriculture期刊中,他和研究團隊定義”適應力” resilience):衡量系統的持續性和其吸收變化和干擾(disturbance)的能力,和仍然維持同樣的關係或狀態變量。在報告的內容中”干擾” 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外部原則,即干擾的根源在系統外部被評估為其適應力。這能以頻率和嚴重性加以表示。
因此,適應力通常被定義為對一個系統或個體的容量或能力起作用(反應)到一個外部因子(干擾) 而在反應的末期(結果),同時實現一些腸道功能進一步的條件。
腸道感染可能是效率損失,生長停滯和獸醫治療額外成本的主要來源。檢查腸道功能,瞭解更多關於腸道健康的飼養和管理作業,這些如何能以正面影響到動物的健康、生長性能和豬場的盈利。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7年5月號現代養豬第6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