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逐步淘汰氧化鋅-蛋白質密集型保育飼料中,飼糧纖維的策略用途

 戈定軍 譯

 
當仔豬飼料中不再允許藥用氧化鋅水平時,正確平衡飼糧纖維,以支持腸道健康,具有作為飼糧工具的潛力。
 
纖維是所有動物飼糧中的天然成分,儘管從歷史上看,它沒有任何營養價值。實際上,纖維是不被期望的,因為它降低了能量密度,並且過度時會損害生長性能。由於刺激腸道健康的功能,這種看法正在發生變化,尤其是對特種纖維。如今,纖維被賦予了一種新的且同樣重要的價值,作為一種功能性成分,被策略性地用於刺激腸道,和緩解離乳時的過渡變異。
 
纖維作為促進腸道健康的工具
 
腸道健康是多因素的,涵蓋三個主要主題:飼糧、粘膜和共生菌群。粘膜和微生物區系互相作用,形成脆弱但動態的平衡,導致腸道系統功能良好。以腸道健康為目標的飼糧,應支持宿主和腸道環境之間的平衡,以確保動物健康的表現。纖維具有保持這種平衡穩定的作用。
 
纖維刺激腸道的策略性用途,與通過發酵產生的揮發性有機酸,和整個胃腸系統的物理刺激有關。纖維分為可溶纖維和不溶纖維,分別代表發酵的纖維和不發酵的纖維。不溶性纖維通過固定部分液相,增加糞便的體積和乾物質含量,對腔內環境具有穩定作用。另外,刺激蠕動,會減少消化道的淤積和積聚,從而防止病原菌的粘附和增殖。這些功能可導致正常的消化道通過率,並刺激更高的採食量。
 
可溶性纖維的發酵,在仔豬中開始於10公斤,其中理想的可溶性纖維含量和結構,調節了欠發達的微生物組,從而驅動了揮發性有機酸的產生,尤其是丁酸的產生。揮發性有機酸是理想的,並指示功能性微生物群,其中尤其是丁酸透過腸下層腸細胞的增殖,上皮完整性和抗炎功能,促進腸道健康,從而脫穎而出。微生物發酵產生的丁酸,需要厭氧條件,該條件僅存在於結腸中,而不在迴腸中。
 
 可溶性纖維還有一個有趣的特徵,特別是針對蛋白質密集型飼糧。與其引用低粗蛋白飼糧,作為避免下部腸道蛋白質發酵的唯一解決方案,還不如考慮支持早期生長的,更複雜的飼糧解決方案,例如:可發酵纖維。蛋白質繞過小腸是有害細菌的基質。然而,通過提高蛋白質的消化率和吸收率,可以獲得很多好處。與共生細菌的蛋白質相比,可溶性纖維是易於吸收的底物,通過競爭性排斥,將微生物群落帶向有益細菌的定殖。因此,由於避免了蛋白質發酵,及繞過的蛋白質之排泄,因此減少了腐敗的細菌和衍生的有害代謝物(以支鏈脂肪酸(BCFA)表示),即胺,吲哚和氨產物。
 
了解纖維分析
 
使用纖維作為戰略性工具,逐步淘汰氧化鋅的使用,需要了解使用哪種纖維分析,才能制定出具有理想效果的飼糧。通常將植物乾物質分為兩部分,即細胞壁和細胞含量。後者包含非結構性碳水化合物,根據定義,其包括澱粉和單醣。植物細胞壁是雙相結構,其中纖維素形成微纖維的骨架,該微纖維嵌在由非纖維素多醣,果膠和糖蛋白組成的凝膠狀基質中。細胞壁的主要組成部分是獨特形成於長鍊和支鏈的單醣,統稱為非澱粉多醣(NSP)。
 
(詳細內容請參閱2021年4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