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豬隻生產和透明實務操作

顏宏達

一、豬隻生產將變得更加透明

最近,100多名動物活動人士侵入荷蘭的一家養豬場,佔領10多個小時。從社交媒體到議會的反應大都是一致的:對這一非法行為充滿了驚慌和譴責。現在下一步呢?Pig Progress期刊編輯 Vincent ter Beek 寫道,坐下來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這可能不是最好的主意。

幾年前,荷蘭一家全國性日報發表一篇很好的文章,採訪一位養豬戶的新母豬舍情況。按照歐盟最新無懷孕母豬隔攔的立法,這位業者有一個故事要講。這張照片很棒,從上面拍的,顯示一個現代化、廣闊、寬敞的空間,有自由進入的個別欄位。

 

幾天後,同一報紙上發表一封給編輯的信。一位讀者對她所看到的一切感到完全的震驚。看到鐵架欄內可憐的母豬--她再也受不了,家人決定永遠吃素。

我被這一切迷惑了,看了又看,四處打聽。事實證明,攝影師是在餵飼母豬的那一刻拍下照片,因此豬舍內所有的母豬都自由進入鐵架欄位內,準備進食。

(一)、對豬隻生產的誤解

我相信網路上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我們都能找到典型的反應包括 "農村和城市之間的差距正在擴大" 或 "我們需要更好地教育和告知消費者" 等短語。

現在我非常清楚這個差距--我恰好是站在連接吊橋雙邊的那個人。

(二)、福祉主義者的行動:佔領養豬場

回到上週:在荷蘭南部的一個養豬場,同樣的差距也明顯的顯現。200多名福祉主義者(welfarists)進入一個商業化養豬場,其中100多人甚至進入了豬舍。他們的目標是:佔領豬舍,要求注意他們覺得是”虐待動物”的現象。當局花了近 12個小時,才被警方 "解放"豬場。許多當地農民也出現在現場,對養豬戶表現出明顯的支援態度。

闖入和佔領是動物活動人士為其訴求,而使用一個相對較新的作法。然而,最先的分析結果顯示,整個倡議大多對福祉主義者(welfarist)產生適得其反的結果。也許這不是最聰明的作法。

在社交媒體上,農民得到大力的支援。畢竟,闖入某私人財產的地方是違法的,養豬生產者和他的家人一定在自己家裡感到不安,至少可以說是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是---闖入導致他們想 "拯救"動物的壓力,這製造一個嚴肅的生物安全"風險"。這個問題甚至在議會內引起諸多的質疑。現在許多人呼籲採取緊急行動,打擊 "動物福祉恐怖主義"。

(三)、動物福祉主義離結束還很遠

不過--我想做一個預測。動物福祉活動不會一蹴可成。它將繼續存在,我擔心我們看到動物福祉的要求只會增加。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問題是相關的:為什麼這一切都會發生?和為什麼現在會發生這種事?

最後一個問題相對容易回答。我相信,這與社交媒體日益重要有關。整個世界變得更加民主,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分享和/接受或接收來自地球各地的最新情況。如果你想分享你的資訊為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你就出去做吧。

值得慶幸的是,養豬業越來越意識到這一點,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養豬戶現在也在推特( Twitter)或免費圖片分享應用軟體(Instagam)上。這不僅是很好的做法---它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它是養豬企業存在需要贏得和得到保障。另外:主動溝通總比被動溝通要好。

(四)、為什麼會發生動物福祉主義?

那麼現在的另一個問題是:為什麼會發生動物福祉主義( animal welfarism)這樣的事情?我認為這與我在前言給出的例子有關。有時人們看到的是一樣的,但他們感覺到不一樣的東西。這導致一些人的不適。現在,這都是教育和宣傳的問題嗎?

當然,但這還不是全部。

例如:我給朋友看一張傳統的分娩架的照片,很快就出現母豬是否真的能掉頭的問題。我解釋這個系統是如何運作的。我指出重點在於仔豬的生命。我談到了高效管理。為什麼仔豬的生命是非常的重要。但是,儘管有各種邏輯和推理,我不得不證實,母豬確實在一個月內無法掉頭。

 

另一個例子是:許多公眾人物在接近養豬場時,有什麼感覺?他們帶回家的基本記憶是什麼?我們可以說:這是強烈的氣味。同樣,我可以解釋我想要的任何東西,但解釋不會讓氣味消失。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7月號現代養豬第8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