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韓國養豬:要清除口蹄疫卻帶來迴腸炎

    顏宏達

2010年和 2011年,口蹄疫(Foot-and-Mouth Disease,FMD)肆虐南韓養豬業。此後,該國養豬業迅速恢復活力,重新關注生物安全,並對飼料抗生素的使用採取嚴格的政策。從各方面考慮,南韓養豬業發生很大的變化。除此之外,在繁殖豬群還出現意想不到的健康問題。

一、清除口蹄疫卻引來迴腸炎

直到最近,南韓的高健康繁殖公司還經常收到客戶對新引進女豬突然死亡的投訴。五年多來,各公司一直收到返回信息,即繁殖女豬爆發出血性下痢而後死亡。無疑地,農場擁有者無疑地相當擔心這些 "壞掉的女豬" 會污染現有的豬群。

因此,不少繁殖豬場接受緊急的治療。進行嚴格的疾病監測和提高農場管理品質。然而,來自客戶農場的報告數量並沒有減少--相反,是有所增加。到底那裡發生問題?

2010年12月衛生官員噴灑消毒劑,試圖阻止口蹄疫在首爾30公里處傳播。(照片: 韓聯社提供)

(一)、最大災難性的事件

要瞭解發生了什麼問題,先要知道動物發生這種現象的健康背景,這對瞭解後來發生的事情有一定的作用。主要原因是眾所周知的口蹄疫侵襲。這是世界上六種要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報告的豬病之一。該病毒在2010年11月28日至2011年4月3日期間席捲整個南韓126天。在南韓9個省中,共有75個地區受到口蹄疫的入侵。

這種病毒造成一場全國性的災難。強制農場清除動物,導致共有347萬頭動物不得不被撲殺。這數字包括15萬頭牛,約占總撲殺頭數的 5%;撲殺豬隻佔總庫存的34%,經濟損失超過 2,780萬美元。

(二)、口蹄疫後期間

儘管疫情爆發產生的後果波及廣泛,但這一切也有積極的一面。自危機結束以來,許多事情至少變得更好。南韓各地養豬場的整體衛生狀況以及農民對檢疫作法的看法都有所改善。發生地區和/或部分豬群有重新組成的情況。為確保不受口蹄病的入侵,從2011年起,三個未受影響地區成為繁殖種豬的供應中心。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每個農場定期消毒和嚴格隔離已成為日常的工作。

自疫情爆發以來,南韓政府的目標是將 "利用疫苗接種控制口蹄疫" 作為牲畜疾病控制的戰略。這伴隨著一項罰款政策,以預防口蹄疫的"免疫抗原性"或是"致免疫性" (immunogenicity),即抗體陽性率(the antibody-positive rate)下降到80%以下。

南韓政府在全國範圍內實施疫苗接種政策,實施的特點是艱難地進行安全和有效的實施接種。在實務中,出現許多副作用,例如免疫抗原性(即抗體陽性率)較低,注射部位未溶解的疫苗以及因處置注射部位肌肉而造成相應的經濟損失。農民目睹他們的豬隻在接受口蹄疫疫苗接種後昏昏欲睡、厭食症、沉悶和不願意移動。另外,他們往往不知道豬隻在接種後有發生緊迫的可能性。

在處理口蹄疫最重要的目標,南韓政府宣佈2011年7月1日禁止使用飼料抗生素。這一決定的原因是,全世界消費者對沒有抗生素安全畜牧產品需求是持續的增加。

(三)、死亡女豬現象

總而言之,這是造成繁殖豬場女豬生病和死亡的背景。造成這些問題是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Lawsonia intracellularis)引起的。這細胞內細菌(intracellular bacterium)通常根據感染時間而引起各種形式的腸道疾病,包括腸道腺瘤病(intestinal adenomatosis)、壞死性腸炎(necrotic enteritis)和增生性出血性腸病(proliferative haemorrhagic enteropathy)。有趣的是,據瞭解,在大約4% 豬場,並沒有檢測到感染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Lawsonia intracellularis)。通常,這些都是隔離的封閉繁殖豬場。

很快地,南韓才意識到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Lawsonia intracellularis)可能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但一直沒有被注意到。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它現在突然開始致病?

(四)、風險評估

針對臨床上有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Lawsonia intracellularis)問題的豬場進行風險評估,包括女豬引入父母系種豬場之前對照於在高健康狀態繁殖種豬場有臨床狀況者,進行免疫狀況的監測測。這些結果顯示,危險因素包括口蹄疫疫苗接種引起的緊迫,緊迫來自注射影響抗原,以及大批的預防接種 (同時進行大規模接種)。結果還顯示,有局部的也有系統性的不良影響。

進一步的研究顯示,這些客戶繁殖豬場確實對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Lawsonia intracellularis)的抗體呈陽性反應。然而,臨床症狀表現一直很低。另外,在銷售時分配給父母系種豬場的女豬,發現對細胞內寄生彎曲形桿菌的抗體呈陰性反應。在沒有充分的免疫力的情況下,新推出的女豬在轉移進入配種舍或至懷孕舍後出現臨床症狀。這也解釋即使新進女豬出現下痢跡象(甚至死亡)而原場女豬並沒有臨床的異常徵兆之原因。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9年4月號現代養豬第8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