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豬的免疫系統和免疫力:母體和新生兒免疫

 

 

戈定軍 譯

 

本文討論了保護胎盤、初乳、乳液賦予的免疫力和仔豬獲得的先天性免疫力。

 

母體免疫力

豬的免疫系統的發育,在妊娠早期即已開始:胎兒在30 - 40天時,B和T細胞分別出現在脾和胸腺中,然後逐漸增加,直到妊娠結束。當胎兒腸胃外或腸道給予抗原時,胎兒能夠引發免疫反應。

 

胎盤上皮細胞,不允許抗體和免疫細胞從母豬傳遞到胎兒,所以新生豬的存活,主要取決於攝入初乳和乳液中的MDA(母源衍生抗體Maternal Derived Antibodies)。

 

初乳和乳液有幾個功能:

 

1.由於母豬血液中的MDA通過乳房上皮細胞易位,而進入乳腺分泌物,賦予全身和局部的保護作用。

2.將母體免疫細胞轉移至新生兒。

3.影響新生兒全身免疫和粘膜免疫的發展。

4.存在之激素、抗微生物蛋白(AMP),生長因子。

 

初乳賦予新生兒營養成分、母體抗體、免疫細胞(炎性吞噬細胞,淋巴細胞),激素(催乳素和皮質醇,其具有調節腸上皮細胞生長的作用)生長因子(例如TGFb牽涉誘導免疫 - 耐受和抗體轉向局部IgA產生),抗微生物蛋白(乳鐵蛋白,防禦素,血清澱粉樣蛋白A)。

 

一旦攝入了初乳後,母體免疫球蛋白(IgG,IgM和IgA)通過腸細胞,並因而進入血流,這歸功於完全的腸通透性。在24小時內,IgG(初乳中的主要同種型)通過乳腺分泌物,進入新生兒的血液,並達到如同母豬一樣的血清濃度,而IgA一旦通過血液循環,並通過滲出到達呼吸上皮和腸上皮細胞。

 

初乳賦予的全身和局部被動保護作用,主要是來自母豬血清,由於MDA,和主要的初乳IgG和IgM。

 

T和B淋巴細胞也存在於初乳中,並且可以透過攝取初乳後,進入新生兒的血液中。它們的特徵在於記憶細胞,能夠回應病毒和細菌抗原,而增殖和活化並產生細胞因子。初乳B淋巴細胞,進入腸上皮細胞,進入腸系膜淋巴結,然後從血液進入具有免疫刺激作用的其他組織。已經證實了初乳細胞對“被召回”的抗原的增殖反應,但是通過初乳,轉移特異性細胞介導的免疫力,仍然存在爭議。

 

在離乳之前,對局部病原體的保護,主要是由於乳汁賦予的免疫力(生乳免疫lactogenic immunity),這取決於母豬誘導位點的免疫激活,以及將活化的B細胞轉移至乳腺,並產生局部分泌的IgA。在母豬,免疫激活發生在腸和乳腺之間的淋巴細胞再循環的GALT(腸相關淋巴組織)和呼吸系統和乳腺之間具有B細胞再循環的BALT(支氣管相關淋巴組織)中。

 

乳液中的IgA來源於誘導位點分泌的二聚體IgA,它通過乳腺上皮細胞和B族IgA +淋巴細胞,易位進入乳腺分泌物,在誘導位點敏感化,從血液進入乳腺轉化為乳腺IgA分泌細胞(ASCs IgA +),其局部分泌Ig被輸送到乳液中(圖1)。

 

新生兒免疫力

 

仔豬直到離乳,其免疫力取決於:

1.母體被動免疫。

2.先天性獲得之免疫,在離乳前和離乳後逐漸發育。

 

出生時,CD4 +“原初”T細胞,維持比CD8 + T細胞更高的水平,直到離乳期,而T輔助細胞CD4 + CD8 +(記憶)淋巴細胞,和細胞毒性CD8 +淋巴細胞,僅在離乳後的時期增加。相反的,在離乳前存在的T淋巴細胞g / d位於高水平。在生命的頭4週,B淋巴細胞數量增加,但其抗體庫的多樣性,則在4週齡後完成。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8月號現代養豬第2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