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面對仔豬離乳後的下痢


顏宏達


仔豬離乳後下痢是豬場常見的問題。有那個豬場從未經歷過此一問題?不同因素的相互作用使豬隻易感染這種類型的病症,但在抗生素和氧化鋅逐漸禁用之後的養豬有什麼解決方案可用?


離乳將仔豬放在不同的情況中:不論是身體上或心理上沒有母豬的保護; 沒有母豬叫牠們進食,又因為飼料包括植物性原料,其消化性不佳,飼料常以乾燥固體形式的呈現,而且飲水器往往遠離飼料槽的位置;仔豬必須學會如何使用新飼料槽和飲水器;牠們與其他窩仔豬混合,因此暴露於其他細菌和病毒的環境中。


由於所有這些變化,一些仔豬會有一段不進食時間,這可能是幾個小時甚至幾天。牠們感到寒冷,身體會嘗試適應這種新環境盡可能地減少能量和蛋白質的使用,降低腸上皮細胞的替代率,從而使腸道微絨毛的縮短。最後,仔豬會嘗試進食,牠們會喜歡而且會大量的採食。然而,仔豬的胃不能接受大量的飼料,因為牠們在母豬哺乳期間習慣於每天多次採食。飼料在胃中停留的時間會更短,無法獲得的低pH值以致活蛋白酶來消化植物性蛋白質。飼料不會在腸道內充分消化,也不會被良好的吸收,因為絨毛表面已經減小。下痢的風險會增加,實際上在許多情況下會導致下痢的發生。


多年來,這種類型問題的解決方法是基於在教槽料和保育料中使用大量抗生素或高劑量氧化鋅,目的是控制豬隻腸道內能夠利用未消化或吸收飼料的細菌。但是這種使用抗生素或氧化鋅策略很快在歐洲養豬飼養上不復存在,逐漸影響其他國家。


一、威脅現代醫學的成就
抗藥性的發展是微生物正常進化的過程,但因日常使用抗生素的選擇性壓力而加速抗藥性的產生。這個問題威脅到現代醫學的成就,因為開發新抗菌藥物的產品幾乎是沒有。在人類和獸醫作業中限制抗菌藥物使用可大幅度地減少抗藥性的發生。隨著發現一種新的多粘菌素(colistin)水平轉移抗藥機制(horizontally transferable resistance mechanism,MCR-1)之後,歐洲藥物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考慮到多粘菌素治療嚴重病人迅速提高的重要性,建議所有國家都應努力減少多粘菌素類(polymyxins)的使用。同時,歐洲藥品管理局還建議拒絕新的營業授權之申請,並撤銷現有含氧化鋅的獸用醫藥產品之營業授權。這建議主要除了與使用氧化鋅相關的抗微生物抗藥性共同選擇的可能風險之外,基於環境的風險。


二、什麼是可能的替代品?
抗生素和氧化鋅的替代品很廣泛,但可能沒有一種的功效可以較抗生素和氧化鋅為強大,因這兩者的效果一致,且易於應用。以下將重點的介紹不同替代方式:管理、飼料配方、疫苗、有機酸、酶(酵素)、促生素(prebiotics)、益生菌(probiotics)和植物性飼料添加劑(phytogenic feed additives)。


1、管理
管理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但不是很容易加以應用,因為包括許多不同的面向。最重要的管理改進可能是教導仔豬如何採食飼料。我們已經知道,如果仔豬在離乳之前知道如何進食和飲水,那麼不採食的時間就會縮短,所有問題都是由此產生的。在哺乳期間,訓練仔豬要早點開始進食和飲水。但是為了刺激仔豬採食教槽料,教槽料不僅應該包括營養技能以配製具吸引力和可消化的飼料,而且還可以讓仔豬在同一時間採用飼料和飲水兩者,就如牠們由母豬取得乳液一樣。
 

導入液體飼料,不論是仔豬出生後0-14天或14-49天,液體(Liquid)較之與固體(Dry)飼料的日增重(ADG,g/日)和每日飼料採食量(AFI,g/日)均增加(圖1),同時母豬仍然會哺乳,從而使仔豬達到最大的遺傳潛力(圖1)。離乳前的液體飼料餵養並不那麼簡單,因為必須保證飼料的清潔乾淨,並液體飼料對仔豬具有吸引力。


離乳前的飼料採食量愈多,離乳後的不採食期間愈短,離乳後的飼料採食量愈高,因此降低離乳後下痢的風險。一旦仔豬離乳並進入保育舍,管理上必須確保有良好的衛生和環境。仔豬必須盡可能易於找到飼料和飲水,飼料槽必須允許仔豬一起進食就如同母豬哺乳時一樣。


2、疫苗
最近在歐盟市場上推出大腸桿菌活菌疫苗,必須經由口服給予仔豬,並且打算用於豬抗腸產毒性(enterotoxigenic)F4和F18陽性大腸桿菌的主動免疫,這是離乳後下痢中最重要的作用劑。在保加利亞(Bulgaria)進行一項關於離乳後下痢病因的調查研究中,從619個分離和鑑定的菌株中,66.1%是產毒大腸桿菌。其中,87.4%具有黏附因子(adhesion factor)F18和其他是F4型。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2月號現代養豬第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