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飼料和育種未來發展的走向

 

顏宏達
 
一、將來會用甚麼飼料餵飼豬隻 
豬隻和家禽飼養或生產所需要飼料,面臨自然資源減少的壓力,那甚麼是具有開發前途的新飼料來源和策略?歐盟新成立專家小組想要回答這深具雄心的問題。專家Edgar Garcia Manzanilla參加,並分享他對第一次會議的看法。
在這一點上,每個人都說2050年世界人口預期會增加,當然,生產更多肉類和尋找新永續飼料的壓力正在增加。這對養豬來說,是一個恢復其回收者歷史角色的機會,雖然這和我們的老媽媽每天將剩餘食物(廚餘)餵給豬隻一樣,但規模要大一些。
從書面上的敘述,數百種材料可直接用作飼料,或經過一些處理後作為飼料。然而,受限於可用性、同質性、供應量、價格或安全性使得尋找新飼料成為一項具有挑戰性的任務。這就是為什麼歐盟(EU)決定成立這專家小組,加速尋找豬隻使用替代性飼料成分的方法,並減少歐盟對大豆原料的依賴。 
小組訪問芬蘭研究機構(the Finnish research institute,LUKE),研究人員正在以令人關注的方法從木材剩餘物來生產單細胞蛋白質(single cell protein)。(照片:Edgar Garcia Manzanilla提供) 
 
(一)、未來的理想飼料成分是什麼?
起始點是決定我們要尋找什麼是替代性飼料成分?對於這專家小組,豬隻新飼料原料應盡可能滿足下面所列出的許多要求:
● 中等至高的蛋白質含量
● 良好的蛋白質消化率和營養相關的胺基酸組成
● 中等至高含量的相關微量營養分
● 抗營養因子含量低
● 對健康有益的成分
● 永續生產(這也可能包括道德標準)
● 具有競爭力的價格(價格與大豆粕相當,但在某些情況下也相當於魚粉)
遵從這些要求,才能是專家小組討論主要的候選飼料原料。
(二)、產業殘餘物和前食品,有無盡的種類
這一類別包括不同地區提出候選飼料原料,其牽涉到的範圍很大。從法律角度來看,只有植物性來源才有資格提供豬隻之使用。一般來說,產業殘餘物和前食品這些成分含有豐富的碳水化合物,如烘焙食品、糖果、零食或園藝產品。
例外的是具有較高蛋白質含量的啤酒副產品。這些產品中許多已經在使用,即使只是局部的使用,但仍有很大的潛力來改善流程和增加轉化循環的速度。在會議上,來自FeedValid公司 人員Kees van Gorp 介紹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術,成為實際可用的飼料成分。
(三)、水生生物體,為後起之秀
水生生物體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群體,但在豬隻身上的使用尚未得到很好的研究。水生生物體包括一系列植物以及微型和大型的藻類(algae),如浮萍(duckweed),具高蛋白質含量(50-60%),類似於大豆粕的胺基酸組成以及ω-3脂肪酸和微量營養分都有令人關注的含量。
目前有相當多的項目正在研究這些成分,預計全面開發需要5到10年的時間。
(四)、單細胞蛋白質,重新再來
單細胞蛋白質(single cell protein,SCP)生產來自使用微生物系統回收產品以生產飼料。這些產品的蛋白質含量範圍為真菌SCP的10-50%至細菌SCP的50-80%,都具有良好的胺基酸組成。
Ilias Kyriazakis教授提醒該組織不要重複過去的錯誤,例如Pruteen (一種石油酵母)這單細胞蛋白質在1980年代是一失敗案例。無論如何,在過去的15年,技術已經有顯著的改進,並且有新的選擇。
專家小組有機會查看該領域的最新進展,訪問芬蘭研究機構(LUKE),研究人員正在探索使用木材剩餘物來提取葡萄糖並將其用於生產單細胞蛋白質(SCP)。
(五)、昆蟲,會不會餵飼動物?
該小組的一些專家相信昆蟲的利用,這是具有更大潛力的飼料組成。其中包括企業家Daniel Murta向該集團介紹公司在葡萄牙創建昆蟲的回收工廠。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10月號現代養豬第6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