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養豬雜誌社


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
友站連結

黴菌毒素:對豬接種疫苗的威脅

 

戈定軍 譯
 
由於飼糧富含穀物,豬尤其容易暴露於黴菌毒素。這些黴菌毒素,將會以不同的方式,影響豬隻的健康。豬隻之不同的免疫反應機制,可能會受到影響,這可能會增加對傳染病的易感性,但也會影響動物的疫苗接種的狀況。
黴菌毒素,是農作物真菌感染過程中,產生的有毒代謝產物,尤其是穀類。它們可以在田間或儲存期間生產。這些頻繁的食物和飼料污染物,可能會引發許多健康問題。迄今為止,在歐洲只監管黃曲霉毒素(aflatoxins ,AF)。另外監測了幾種黴菌毒素,對於伏馬菌素B(fumonisins FBs),玉米赤黴烯酮(zearalenone,ZEN),單端孢菌毒素(主要是脫氧雪腐鐮刀菌烯醇( deoxynivalenol,DON),T-2和HT-2毒素)和赭曲霉毒素A(ochratoxin A,OTA),因為這些黴菌毒素,常見於飼料中。黴菌毒素與免疫系統相互作用,導致免疫刺激或抑制免疫。這可能對動物產生後果,為此,企業界依靠選擇性疫苗接種計劃,來預防疾病。
 
免疫系統如何作用?
豬如同在其他哺乳的動物中一樣,各種細胞相互作用,以誘導免疫反應,其目的,在於保護生物體,免於破壞其完整性,或抵抗微生物病原體。兩種不同的機制參與免疫反應。第一種是天生免疫反應,它是一種非常快速(起動時間短於12小時)和非特異性反應,自出生起就存在,並主要與炎症有關。這種機制導致吞噬細胞的活化,而吞噬細胞,又分泌針對侵入病原體的氧和氮的活性代謝物,以及涉及其他細胞,聚集和活化的許多其他代謝物或分子。先天免疫提供了,針對許多常見微生物的第一道防線,並且對於控制常見微生物感染是必不可少的。
在感染過程中,一些活化的吞噬細胞,可以成熟作為能夠激活病原體特異性,淋巴細胞的抗原呈遞細胞,產生被稱為適應性、或獲得性免疫反應,的第二種免疫反應機制。該機制的特徵,在於與外來抗原第二次接觸後,發生的延遲特異性反應。參與該機制的淋巴細胞,增殖並產生效應細胞,以及免疫記憶。或是通過釋放抗體(B淋巴細胞),細胞毒性顆粒(細胞毒性T淋巴細胞)。淋巴細胞開啟消除病原體的作用效應,或是通過向免疫系統的其他細胞(輔助性T淋巴細胞)發信號。效應細胞的壽命有限。然而,在病原體被清除後,仍然有一些病原體存在,並且形成免疫記憶的基礎,從而確保在與病原體的第二次相遇時,得到更快速和有效的保護。這種免疫記憶,是通過接種疫苗,來預防大量病毒和細菌起源的致病性攻擊,這些病毒,通常會影響豬的健康和性能。通常通過疫苗接種,解決的豬隻疾病,包括由大腸桿菌引起的溶血性腹瀉,丹毒,由豬肺炎支原體引起的肺炎,以及豬繁殖與呼吸綜合徵病毒(PRRSV)疾病。
 
對豬免疫反應有影響
許多報告出版物,強調黴菌毒素之暴露,對豬免疫力的有害影響。這些效應包括,先天性免疫反應,以及體液的和細胞組成的適應性之免疫反應。黃曲霉毒素,所引起的豬的炎症反應改變,現已確立。給離乳仔豬餵食低劑量的黃曲霉毒素四週,通過減少促炎性IL-1β和TNF-α細胞因子的產生,並增加抗炎性IL-10細胞因子的產生,擾亂了炎性細胞因子平衡。此外,從飼餵黃曲霉毒素污染飼糧的母豬,從其仔豬中分離出的血液吞噬細胞,未能有效地產生氧的活性代謝物,並顯示對化學吸引性細菌因子的趨化反應降低。同樣,豬肺泡巨噬細胞於體外,暴露於黃曲霉毒素,導致其吞噬能力降低,並且其生存力降低。用鐮刀菌毒素(Fusarium toxin) FB1進行試驗,亦觀察到類似的情形,而在飼餵OTA污染的飼糧之小母豬中,報導了巨噬細胞數量,和吞噬活性的降低。
黴菌毒素也作用於豬隻之體液免疫反應。攝取單端孢菌毒素真菌毒素DON或T-2毒素,誘導實驗性用卵清蛋白A攻擊的動物血漿總IgA濃度增加,而IgG和IgM滴度降低或不受影響。相比之下,豬暴露於AF或FB,對體液免疫的影響非常有限,總IgA,IgG和IgM血漿濃度,和特異性抗卵清蛋白IgG濃度不變。關於細胞免疫反應,已知FB1與黃曲霉毒素相反,FB1修飾豬中輔助性T淋巴細胞的細胞因子之平衡。然而,母豬接觸AFs後,有絲分裂刺激後,仔豬整體淋巴組織增殖反應減弱,表明發育中的仔豬可能對AF特別敏感。
 
(詳細內容請參閱2018年6月號現代養豬第51頁)